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战国铜餐具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战国铜餐具

山东博物馆【二】战国铜餐具

——林心如/浙江工商大学中国饮食文化研究所所长 赵荣光

我们中国人见面总爱问一句:“你吃了吗?”其实不光现代人对吃特别讲究,历史上的各朝各代,也都有自己特别的饮食文化,孔子说:“三月不知肉味”,孟子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今天来到孔孟之乡,我好想知道在几千年前的齐鲁大地,那时的一日三餐会是什么样?

这么完整的成套的战国时期的青铜餐具,是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出土的唯一一套。所有餐具都能放在其中一个容器里面,而且是大小相似、环环相套、丝丝入扣。这么多的青铜器能够叠放在一起,不光铜器本身要非常轻非常薄,每一件的尺寸和位置也都要经过非常严密的计算和反复的实验修正,才能保证这样的效果,所以我们推断,这些餐具应该是供主人出行的时候使用。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在这六十二件战国铜餐具的背后,我仿佛看到了古人炊烟袅袅的生活气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的生活智慧与礼序都蕴藏在这一餐一蔬里。

纵横家苏秦曾这样描述春秋战国时齐国的都城临淄,说那里车轮相连,摩肩接踵,家敦而富,志高而扬,而我们今天的这套国宝,就出于那片繁荣富足的土地上。它虽然外形小巧,却内涵乾坤,能够容纳五十九件餐具,其中包括十个耳杯、十个小碟、十个铜盒、四个碗、二十五个盘,加上罍(lei 二声)形的餐具外壳共达六十二件,既利于收纳又方便携带,是同时期出土器物中的一套孤品,独特精巧,神秘别致。

[前世传奇]

战国铜餐具的前世传奇就发生在齐国,那里有一座闻名天下的学校,被称为稷下学宫,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学子们每天讨论家事国事天下事,各抒己见,难以融合,虽然促成了百家争鸣的盛况、思想学术的诞生,但却苦了学宫里的美厨娘夏姜。

˙没人和你们作对,只是这对错不应该只是由你们来决定,你们知道吗?饮食也有自己的规矩:春多酸、夏多苦,牛肉配稻、羊肉配黍。调和食物的温热寒凉,要根据食物自身来决定。今天我将十人宴饮之餐具装在这小小的罍中,尝试用一种新的用餐方式,希望你们能够放下偏见,试着去理解事物,去品味四方,重新定义对饮食的理解,希望终于有一天,这稷下学宫的庖厨,不用再做百家之饭,而是能做一家之餐。

史书记载,战国时期普遍为分餐制,而奇巧的铜餐具帮我们展开了另一番想象,民以食为天,中华饮食文化中的每一器,都曾盛装了昨日的华夏智慧,每一物也都曾给养了今朝的富饶中国。

1991年冬天,山东临淄张家庄发现了一座战国时期的大型墓葬,虽然主墓室被洗劫一空,但却发现了一个距离盗洞仅差约30厘米的器物坑,正是这一微小的偏差使得器物坑保存完好,而我们也有幸发现了这套精巧的铜餐具。

这套六十二件组合的铜餐具和其他同时期的餐具相比,显得格外不同,每件餐具之间套合紧密、环环相扣,如果稍有偏差,便无法再次装入或者取出。这套铜餐具的发现,为研究战国时期齐国的手工业、制造业和齐国临淄地区的生活习俗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稷下学宫是战国中后期诸子百家争鸣的重要场所,在人类历史上的“轴心时代”,相隔遥远的希腊和中国几乎同时出现了柏拉图学院和稷下学宫两座学术机构,而这两座学术机构也分别成为当时东西方学术文化的代表。

[今生故事]

对于赵荣光教授来说,吃,一直是件严肃的事,他教授的食学,通俗却不简单,是最受学生欢迎的一门课。

我在食学领域的教学与思考有四十多年了,中国有俗语说:“美食不如美器”,美器反映了进食者的等级身份、志趣爱好,还体现了社会风俗、礼仪制度等更多的寓意。山东博物馆陈列的这套命名为“铜餐具”的器物,不在许多传世商周时代的鼎鼐重器之下,礼藏于器,文化与文明深寓其中。

当时这套器具被严重地盗挖过了,墓主人的椁室什么信息也没有留下来。“铜餐具”里面的器具是五十九件,另外一个是一个罍盂,下面一个盆,上面一个罍盖,脱落下来一个钮,这三个其实是一个器具——罍,五十九件刚好装在那里。耳杯是喝酒的,羹杯是装肉汤的,胹(er二声)杯比较有趣,有点像今天北京人吃涮羊肉蘸料用的碗。战国时代蘸料太丰富了,《周礼》上记载当时的蘸料有两大类,一类是咸的,叫做醢(hai三声),一类是呈酸味的叫醯(xi一声),周代时期周王正常吃饭的时候,咸的蘸料有六十种,酸的蘸料也有六十种,这就是礼仪,它能这样吃表明他有这样的特殊身份。

墓主的器物室保存得比较完整,它有三个特殊的器皿——三个鼎。周代时期有一种“列鼎制度”,天子周王九鼎,诸侯七鼎,大夫五鼎,士三鼎,这套器物的主人就是士,但是西周时期,士的阶层不可能有这样完备的青铜器,从西周到战国末期制度发生了变化,就是古书上讲的礼崩乐坏,文化下移了。桓宽在《盐铁论》篇中说:“夫一文杯得铜杯十”,文杯就是漆器,漆器的价值相当于十个青铜器的杯,青铜器文化下行了才会有士阶层那样完备的器皿。

战国时期礼食场合的助食具主要是“匕”,有两种基本形态:尖头和圆头,圆头的主要用来刮取流质食物,尖头的用来剜肉,用“匕”挑出来放在俎上,就是成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俎,俎是盛载也是加工工具。筷子是中国人了不起的发明,它的形制和用处的演变经过了六千年之久,那时叫箸也叫,《礼记》记载“羹之中有菜用,其无菜不用”。1934年,在殷墟发现了六个箸形器,四面有凹槽,从正面看是X形,一夹,肉汁就落到锅里去了。

饮食和食器确实是我们民族和文化的重要组成,我们生活中很多常用词汇都有着对于美食美器的追求和理解。

中国有一句话:“美食不如美器”,中国人不仅仅讲究吃什么,而且特别讲究怎么吃。“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争饮食无廉耻”,这些道理非常深刻。“食不言寝不语”最初是见于《论语˙乡党》,讲的是祭祀时候的事,祭祀要有虔诚的心,吃饭的时候不要大声,要很恭敬,这些规矩就是后来礼的发源,这就是“夫礼之处,始诸饮食”。

现在看来,我们对餐具和食礼的重视是有文化渊源的,是由来已久的。中国最注重礼仪,我们看到这些铜餐具可以想象利用这些器具在进餐的人们,他们是何等的斯文。我们的传统从那个时代一直绵延地传递到现代。

事实上自古以来,我们的食物没有那么丰富,像西红柿、土豆都是后来才引进过来的,但是我们仍然总是说我们有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因为我们的饮食文化所包含的不只是煎炒烹炸、酸甜苦辣,更重要的是包含的食器、食礼,是那些在吃饭以外的礼仪和哲学。

中国人的饮食文化源远流长,在这套战国铜餐具所处的时代,人们的饮食尽管单一,但依然发展出了高度发达的饮食文化,铜餐具浑然一体于一罍中的精准设计制作,器型的精美与适用性的绝妙结合,以及工艺的高超令人感叹,而它背后蕴含着的饮食文化和礼仪,更是我们当下追逐美好生活向往的最好观照。

我们志愿守护战国铜餐具,守护历史,守护美器食礼。

赞(1)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战国铜餐具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