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绢衣彩绘木俑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绢衣彩绘木俑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一】绢衣彩绘木俑

——佟丽娅/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 楚艳

帔(pèi)帛妙曼,木俑沉寂,动静之间,已过千年。我仿佛能听到唐宫的曲调,看到奔波于古丝绸路上的商旅,以及戈壁滩上不因岁月流逝而消褪的色彩。

它们出自新疆的古国高昌,是众多木俑中保存最完好的三尊。木雕头部,纸捻臂膀,面庞饱满圆润,敷粉施朱,身形秀美颀长,婀娜多姿,仿佛翩翩起舞一般。这三尊木俑最为与众不同之处是来自身上的服饰,绫罗锦绢成衣,彩色长裙拂地,历经千年的时光仍旧鲜艳如新,再现了初唐时代的流行风尚。

[前世传奇]

绢衣彩绘木俑的前世传奇,发生在唐朝初年的吐鲁番地区,丫丫是张府最小的女儿,因突厥和吐蕃的侵扰,她的父亲张怀寂被朝廷派往千里之外的叠州,丫丫只得与八十多岁的奶奶守在家中,有件事令丫丫好奇不已,但凡是父亲的新衣皆要由奶奶缝补之后才可送出,任谁也看不出补在了何处,我们一起跟随丫丫去看一看。

˙世人都道我可怜,可我偏就最不屑这两个字,人生一世,可怜不可怜看的不是命,看的是你心中有没有不灭的火。如今,婆婆太累了,以后便交由你了。

˙婆婆,我放心下你,便制了这些偶人陪着你,你可开心?我用你给爹爹自小补衣服剩下的布头给它们做了衣服,你可喜欢?婆婆,接下来的路要你一个人走,便让这人间的爱怨伴婆婆踏上归途吧。

一千五百年后,往事皆随风潜如梦,三个木俑却仍明艳动人,衣衫飘逸。作为臂膀之用的纸捻上写满模糊不清的文字,也许那正是对亲人不舍的思念,希望天上人间各自征程,今朝不问那场离别,却道深情未逝,而笑靥如初见。

这组绢衣彩绘木俑,出自吐鲁番阿斯塔古墓群张氏家族墓地,这个墓地的主人是高昌人张雄及其妻子麴(qu 一声)氏。麴氏出身高昌王族,三十多岁时和儿子一起作为高昌贵族被迁往了内地,十多年后重返故里,她的大儿子盛年早衰,小儿子张怀寂功勋显著,麴氏八十一岁时离世,应该是一位非常坚韧的女性。

高昌在十六国末期,自成一“国”,在唐太宗时期最终归于大唐版图,改称为西州,这些绢衣彩绘木俑是我们目前发现的唐代唯一的一批穿衣俑,这或许是儿子希望他的母亲在九泉之下依然是温暖的,这也是我们民族传统孝道的体现。

这三件木俑的绢衣,最引人注目的是缂丝的发现,过去认为缂丝起源于五代,盛行于两宋,因为这三尊木俑,我们发现原来缂丝至少在初唐时期就已经出现了。

[今生故事]

我叫楚艳,来自北京服装学院,曾有幸参与了2014年APEC会议以及平昌冬奥会北京八分钟的服装设计工作,这两年,我一直在做丝绸之路上中国传统服饰的复原研究和艺术再现。这三尊绢衣彩绘木俑,我曾经在很多出版物上看到过,这次有机会在新疆博物馆近距离观察,它们身上那些经历了一千三百多年仍保留的细节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我想,我要把它们再现出来。从测量分析文物开始,画图、染色、织造、制版、裁剪、缝纫,每一步都是一次与祖先的对话,这三尊木俑锦衣罗衫,彩练飘飘,带领着我们重回那个自信、开放、包容的盛世大唐。

我首先带大家看看这三身服装上的色彩,这些古代服饰上的颜色来自植物染料,红花、茜草、苏木,这三个都是染红色的,石榴皮和栀子花的果实是用来染黄色的,蓝草是染蓝色的。蓝草就是板蓝根,它的根入药有清热解毒的功能,它的叶子可以制成蓝靛,所以只要有红黄蓝这三个颜色,其他基本颜色都可以染出来了。

这个漂亮的红色色卡是以红花为主要原料来染出的颜色:

这些是用茜草染出来的颜色:

这些是用苏木染出来的颜色:

我们对三尊木俑的服装面料进行初步检测之后,发现这些面料当中的漂亮的红色和黄色都使用了红花染料,红花有一种特殊的荧光成分,能染出非常漂亮的红色和黄色,在大唐成为了一种最受推崇的染料。我们现在穿的服装大部分都是用的化学染料,古人用的植物染料大部分是可以食用的食材或中药材,染出来的颜色纯真自然、经久不褪,甚至还有防虫和抗菌的作用,关键是它能够展现中国传统色彩当中的审美意象。

茜草、蓝草是中国原产的,还有一些是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比如说红花。据传红花最初起源于埃及,经过古代波斯进入到大唐长安,最后成为了大唐非常重要的流行色。红花在唐代还是化妆品的来源,我们说的胭脂、口脂都是用红花来做的。今天这三位姑娘额头上的点花钿、脸上的花纹描面靥、嘴上点的口脂,都是用的红花做成的化妆品。

这三位姑娘穿的都是襦裙装,这种短襦加长裙的搭配会使身体显得苗条。第一件叫直领短襦,配的是高腰的红色长裙,身披的是披帛,也就是今天的长丝巾。这一件是U型领的窄袖短襦,这个长裙是由四十八片布料拼合而成的,红黄相间,叫间裙,这两身服饰,上衣用的都是绫,裙子都是用绢和绫拼合而成的,腰带用的是缂丝面料,披帛用的是罗。这两身衣服已经用到了四种面料了。第三身衣服不同的是多了一件锦半臂,半臂就是没有袖子的或者是短袖的马甲,因为它方便劳作,在民间非常流行,后来因为唐朝皇帝的喜爱,变成了在宫中倍受青睐的一种服饰,唐锦也是最能展现大唐气象万千以及各个民族和合之美的艺术作品。

我们这一代的服装人在成长过程中,接受的服装教育和审美教育其实一直在受西方服装设计的影响,纽约、巴黎、伦敦、米兰这四大国际服装周每年发布几百场时装秀,几乎已经主导了全世界的服装流行趋势,可以说时装的话语权一直在西方,大部分中国设计师,包括我在内,都曾经在强势的西方服饰审美当中迷失了。当我们回望历史回到盛世大唐,那个时候的长安其实就像今天的纽约和巴黎一样,也是世界的时尚之都,也是引领着国际时尚潮流的策源地。我们看,唐人是何等的自信,他们无论是梳着回鹘的发髻,或者是用着丝路上传来的胭脂,甚至穿着波斯纹样的唐锦,整体看上去,大唐依旧是大唐。我们为什么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复原这些,并不是说以后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就要穿成这个样子,而是我们要用这样一个笨功夫,一点一点地通过对传统服饰文化的挖掘和整理,去找到那份非常高级的对美的品味,在这个过程中,找回属于我们中国的审美精神,说到底,总结一下就是六个字:知来处、明去处。

回望两季《国家宝藏》,每件国宝的今生故事讲述嘉宾都来自各行各业,无论他们从事的事业是音乐、美术、服装、表演,还是建筑、计量、航空、织造,大家都能够通过文物这条时空隧道找寻曾经的自己,坚定未来的方向。今天也是一样,前世温暖,今生亮眼,楚艳老师的艺术再现让我们发现曾经流年辗转的绢衣彩绘木俑们,原来都会说话,只要你用心聆听,你就会发现,它们美在大唐,活在当下,必将盛放在未来。

我们志愿守护绢衣彩绘木俑,守护历史,守护大唐风华。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绢衣彩绘木俑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