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聂耳小提琴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聂耳小提琴

云南省博物馆【三】聂耳小提琴

——张若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原团长、指挥家 于海

甬道街37号,一间名叫成春堂的寻常药铺里常常传出阵阵乐声,也不过百年前,一位让人尊重的作曲家诞生于此,在这庭院的方寸里,种类繁多的草药间,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尝试各种乐器的少年身影,他就是聂耳,我守护的国宝就是聂耳先生生前使用过的小提琴。举国颂唱《义勇军进行曲》的景象,聂耳先生没法再看见了,只有这把承载了无数灵感和艰辛的琴得以留存至今,而仁人志士救亡图存这份不灭的意志,我们当永矢弗谖。

1931年2乐9日,聂耳十八岁,他在日记中写到:“由家信知道,逸乐电影院送我一百元,取来以后的分配非常简单,汇一半给我慈爱的妈妈,另外一半,是买了一个小提琴和一些零件。”日记中提到的这把小提琴,就是我今天守护的这件国宝,这把看似普通的小提琴出产自德国,八十多年过去了,腮托安静地躺在小提琴的左下角,似乎在等待它的主人聂耳再次把它托在脸颊下方,拉动琴弓,奏出动人的旋律。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聂耳小提琴

[前世传奇]

聂耳小提琴的前世传奇就发生在1935年,年仅二十三岁的聂耳终于从一个不起眼的练习生奋斗成为英商东方百代公司音乐部副主任,他开始出演男主角、创办乐团、灌制唱片,在风云际会的大上海赢得了无数的闪光灯和掌声,远大前程正在向他热情地招手,可他却为了一个承诺,独自一个人踏上了东渡日本的油轮,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们一起去看一看。

˙聂耳,如今在日本你就绝对安全了,你可以尽快修改《风云儿女》的主题曲了。

˙再等等,还差了点什么。

˙电影拍摄已经全部完成,大家都指望用这部电影对抗上海的萎靡之气,激起全国的民族意识,现在只等你了。

˙这首歌不同,这是田汉先生在被捕之前匆忙写下的,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怕我没有理解他想要传达的深意,我更怕自己做不好,对不起身在囹圄的他。

˙聂耳,我听来探望的同志说,你主动找到了夏衍先生承担这首歌的作曲,也因此成为了被追捕的对象,是我连累了你。还记得“九˙一八”事变,东北的很多大学生都投入到了抗日救亡的事业中,还记得我们为他们写的那首《毕业歌》吗?在创作这首歌曲的时候你跟我说,在帝国主义占据东北、屠杀民众的现在,音乐和其他艺术一样,它是一种呐喊。聂耳,这次这首歌你想呐喊些什么呢?

˙聂耳,你有没有听出来一丝中国风的旋律?这是以满洲国为题材的歌曲。

˙是伪满洲国。这是每个中国人心里最深的伤痕,中国音乐历史悠久各地不同,他们表达不出来。

˙中国的音乐,聂耳,你还记得小时候大家也常像这样坐在一起听花灯戏吗?那时候的云南没有战争,岁月静好。

˙是,我还答应过田汉先生,等我们胜利了,要一起去云南看花海,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黑压压的摄制棚里,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我哼的云南小调。

˙还记得第一次见你,你就一直哼着云南小调,又喜庆又活泼。那些你缠着令堂寄来的云南民谣、山歌,竟然也被你融入到新音乐中,还那么受欢迎。聂耳,这次这首歌,你也会用我们中国人自己的音律创作吧?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血肉来筑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每一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大炮飞机,前进。

˙可是聂耳,这次的歌词,我总觉着还差了一点,每一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这吼声是什么?我们会选择发出怎样的吼声呢?我们一群血肉之躯,即使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大炮飞机又能怎样呢?还不是瞬间灰飞烟灭。

˙聂耳,聂耳……

˙张鹤,你怎么了?

˙天津日租界的胡恩溥社长被暗杀,日本又要借此起事,驻津日军连日在河北省政府门前示威,东北、华北一个接一个沦陷,聂耳,我们的国家要认输了,我们要成为亡国奴了,我们已经走到了最危险的悬崖边,只差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聂耳,你不用再作曲了,是我们一直在自欺欺人你知道吗?我们来日本学习有什么用,我们学习音乐,学习戏剧有什么用啊!我们就要没有家了,我们就要回不去了!

˙张鹤,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来日本吗?在安逸的日本,你还记得曾经的理想吗?

˙我记得又如何呀,凭我一己之力,我又能改变什么呀。

˙张鹤,起来!越是这个时候,战场上的士兵越需要激起他们斗志的歌曲,越是这个时候,人们越是需要我们创作出给他们信心的文艺作品。张鹤,起来呀!我相信田汉在狱中不会放弃,许幸之在上海不会放弃,为了这部电影而努力的所有人都不会放弃,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我们要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我懂了,我终于知道田汉没写完的是什么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你知道他们在吼些什么吗?他们吼着,我们不要做任何人的奴隶,他们吼着,我们不再卑躬屈膝,中华民族要站起来,起来,起来!明知道会灰飞烟灭,我们仍旧要冒着敌人的炮火,只因为我们万众一心,我们就能一起建立一个新的中国。

˙中华民族就能前进,前进,前进!

1935年5乐24日,电影《风云儿女》上映,《义勇军进行曲》迅速传遍全国,聂耳却于当年7月意外溺水身亡,聂耳东渡日本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会成为新中国国歌的创作者,就像身陷囹圄的田汉、左翼作家张鹤,他们并不是知道自己将成为伟大的人才选择以生命为代价去爱国,让我们致敬风云时代的所有赤诚的中华儿女。

聂耳先生不仅会作曲,还能演戏,还会画画,在三十年代的演艺圈,他绝对算得上是多栖发展的全能型人才。聂耳先生从二十岁到二十三岁,仅仅三年的时间,创作出了《卖报歌》、《大路歌》、《金蛇狂舞》等四十多首歌曲。

一首歌流传了八十多年依然经典,不愧是音乐天才。聂耳去世得太早了,天妒英才。幸运的是聂耳留下了美好的音乐,还有这把珍贵的小提琴。聂耳带着这把小提琴考入了梦寐以求的明月歌剧社,开启了自己的音乐生涯,为了跟专业的老师深入学习,甚至典当衣物来交学费,即使逃亡到日本,也要带着这把小提琴继续创作。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身处日本的聂耳先生就是用这把小提琴第一次演奏了进行曲,只是他当时并不知道,这首歌后来会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

[今生故事]

八十三年前,田汉、聂耳以笔为枪,用音乐唤起国人的斗志。今天,一名老兵紧握其指挥棒,坚守着国歌,这是他的阵地,他心目中最神圣的旋律。从国庆阅兵到北京奥运会,《义勇军进行曲》的旋律,无数次随着他手上的节拍奏响,他是指挥演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次数最多的指挥家——于海。

不久前,我退休了,我将放下手中的指挥棒,做一名普通的观众,可是我不会放下国歌,无论何时,我都将是一名捍卫国歌尊严的战士。

在1949年选国歌的时候,就为这一句词:“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有一些人说,是不是我们现在共和国要成立了,改成大团圆的时候,但是大家说不能改,我们要尊重历史,尊重创作背景。当年,日本侵略者从东北打到了华北,暴行累累,可是我们民族很多人麻木不仁,当时聂耳和田汉就是为了唤醒这些人,创作了这首歌曲。聂耳和田汉先生到了古北,长城脚下,看望我们的义勇军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时候,亲眼看到了我们那些战士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堵在长城的窟窿上,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其实按您这么一讲,我们觉得《义勇军进行曲》虽然只有八十四个字,它就是浓缩版的抗日史书,所以史书不容篡改。

国歌的创作见证了老一辈革命人对民族解放的无私奉献,七十年来对于国歌的吟唱也见证了一代代中国人在历史的舞台上、在世界的舞台上奏响最强音。

有了这把小提琴,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国歌。我们把一个的德国产的小提琴奉为国宝,也说明了我们国家的文化是包容的、开放的,而包容的前提就是我们对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拥有绝对的自信。

1935年,在民族危难的关头,聂耳用一把小提琴谱写出来振奋人心的《义勇军进行曲》,八十四年后的今天,在于海的指挥下,我们唱响了代表国家主权、民族精神的国歌,作为中国人,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是聂耳小提琴的守护者,都应该守护好我们中华人民国内共和国的第一歌。所以我提议,聂耳小提琴的守护誓言由我们现场所有人一起宣读,好吗?

我们志愿守护聂耳小提琴,守护历史,守护赤子国魂。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聂耳小提琴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