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金漆木雕大神龛

国家宝藏之《金漆木雕大神龛》

广东省博物馆【三】金漆木雕大神龛

——肖央/刘昊然/马来西亚槟城古迹信托会主席 林玉裳

图像巡回,乾坤戏场,潮州木雕,用刻刀讲述故事;玲珑瑰丽,栩栩如生,潮州木雕,用匠心雕刻时光。

潮汕人自古崇尚孝道,对宗祠文化也非常重视,会把它做得更精细更辉煌,这是对骨肉亲情的一种重视。

我想,潮州人对极致的追求,在一笔一刀的雕琢里,是执着的匠人心;我想,潮人们对敬祖的传承,在一物一画的精致里,是延续的民族魂。

在粤东潮汕地区,神龛是民间供奉先辈神位的特制用具,以金漆木雕装饰最为常见,它多放于祠堂之内,敬宗祭祖,追本溯源。我们身后的这件神龛,体量庞大,雕饰精美,为潮州木雕的佳品,它以木为纸,化木成金,采用多层次镂通雕,密而不乱,人物如生,潮剧戏起,花开富贵,鸟上枝头,再现古人美好的原始信念。如今我们并不知道这座神龛所属何人,但它所代表的家族精神是所有潮汕人共同的信仰,最重要的是这种信仰永存不灭。

[前世传奇]

金漆木雕大神龛的前世传奇发生在1943年,潮汕地区一场天灾人祸急速蔓延,在日军近四年的血腥统治之下,大饥荒又突至这片大地。远在泰国孤身打拼十五年的大哥陈卓心急如焚,家信汇款早已被日寇切断,如今故土饿殍日增战火升级,国内相依为命的弟弟是否安好?陈卓于是冒险归家,我们的故事便从他与弟弟相见的那一刻开始讲起。

˙陈凡,神龛怎么这样了?

˙还不是拜日本人所赐,在我们的土地上作威作福。

˙算了,等我到泰国一定找一个好的工匠把它修好。来,敬拜祖先。

˙陈氏列祖列宗在上,子孙陈卓、陈凡敬拜。

˙十四年前,阿爹去世,我身在南阳未能尽孝,如今世道艰难,祠堂神龛如此蒙难,不得已要将你们带离故土,希望祖宗宽恕,阿爹保佑,此番顺遂平安。陈凡,收拾东西赶紧走。

˙大哥,我说过了我不走。

˙你胡说什么呢。

˙陈凡,咱们的防御工事终于完成了,咱们杀敌队终于可以和鬼子大干一场了。大哥你还不知道是吧,现在咱们每个村都有自己的杀敌队,我跟陈凡一起组织的,准备要和抗日部队共进退。

˙陈凡你给我跪下。父母去世的时候说什么来着?

˙万事以平安为重,长兄如父,一切听从大哥安排。

˙你听我安排了吗?我冒险从泰国会来救你,你这样做平安吗?你让我这个做兄长的能心安吗?

˙我打鬼子怎么了?

˙我不想让你死。

˙我打鬼子有错吗?大哥,你在泰国不也追随蚁光炎先生一起抗日吗?

˙那是我的事,那早就过去了。

˙过去了?大哥你告诉我,泰国到底怎么了?

˙弟弟我就是想带着你到泰国找一个安安全全的地方平安的生活。

˙我不去。

˙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大哥你就跟我走。

˙走哪?去那个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大哥,这个时代安全活着就是当亡国奴,你把咱们家神龛搬到那去,列祖列宗抬得起头吗?

˙列祖列宗要是得陈氏的根脉。

˙祖训说了:“诚第一,勇无惧”,大哥,我从小到大一直以你为荣,可今天的你,你不配。

˙热血谁没有过?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都是我当年干的。四年前蚁光炎先生在曼谷被暗杀,我当时就在现场,上一秒钟还跟你谈笑风声,下一秒钟血流满地,那种痛苦的滋味,那种折磨的感觉你们经历过吗?见过血吗?我不想看到我的弟弟走上这条不归路,我舍不得,我舍不得。

˙大哥,蚁光炎先生去世后,在海外的同胞们,他们放弃抵抗了吗?

˙当然没有,但可是……

˙他们都没有兄弟姐妹没有自己的族人吗?

˙当然有,但可是……

˙你在泰国的时候,你问问你自己,是只有陈家的人在帮你吗?

˙当然不是,可话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

˙如果我没记错,我们潮地的先民从中原南来聚群而居,若不是重情重义互帮互助,早就被大族所凌强宗所欺。所以今天在海外潮汕的同胞们,也依旧抱团取暖并引以为傲对吗?

˙你们说的都没错,可是……

˙没有可是。大哥,你看看这神龛,它不仅用来追思宗功祖德,更是要将一族之人心凝聚。如今那些日本人在我们的土地上肆虐,澄海三天被屠城,官硕几百平民遇难。大哥,你的心会疼吗?

˙对啊,不疼吗?

˙我们每个潮汕人心里都在滴血,若是国破家亡宗族散,何来的传承?今天你我兄弟二人走了,是,我们陈家的根是保住了,可若潮汕宗族的根都断了,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日本人这么快就打过来了?

˙阿力拿枪,我们走!

˙弟弟!

˙大哥,若人人只为自保,那神龛上所绘的美好向往,不就都成泡影了吗?

˙凡我陈氏子孙,凡我陈氏子孙,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上下同心,其利断金。凡我陈氏子孙,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上下同心,其利断金,祖宗保佑,祖宗保佑。

˙大哥。

˙陈凡呢?陈凡呢?

˙陈凡他……他牺牲了……

˙大哥,这是我们杀敌队三十多个人的遗言本子,里面也有陈凡的。

˙若吾一日殉国,请活着的战友,将吾之遗书递还家人。

˙日本吞中华,合力灭倭奴。张忠,于1942年12月22日。

˙勿作女儿态,需有壮士心。书于杀敌队,梨黛。

˙振吾国魂。1943年1月12日,官硕人,王善慈。

˙一己之力固然微薄,但众志成城,虽鲜血不可避免,可正如蚁光炎先生临终所言:“我虽死你等免用痛苦,中国必然胜利。”是的,中国必然胜利。陈凡写于陈家祠。

˙中国,必然胜利。中国,必然胜利。中国,必然胜利!

两年之后,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8日,驻汕日军在汕头市签署投降书,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潮汕海外华侨对祖国的支援从未间断,归国杀敌的广东各属华侨达四万人,正是祖德流芳思木本,宗功浩大想水源。

前世传奇中的泰国华侨抗日英雄蚁光炎先生,是真实的历史人物,抗战爆发以后,当时是泰国中华总商会主席的蚁光炎,早已事业有成,但他不顾安危,倾心倾力地投入到抗日救亡的运动中,而这只是千千万万潮汕华侨投入抗战的一个缩影。

根据大神龛龛门上金漆画的落款推断,这个神龛是1935年在一座叫“贻穀祠”的祠堂内制作完成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广东省博物馆从民间征集到了这件文物,2009年为了筹备广东省博物馆新馆的“潮州木雕艺术展览”,策展人员专门聘请潮汕的木雕艺人,用传统工艺重新配置了缺失的部件,重新复原成为现在所见的大神龛。

2006年,潮州木雕技艺被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它不仅仅是静态的历史遗留物,更是鲜活地体现了潮州的民情风俗。

[今生故事]

韩江在广东省,是沿着潮州的九个县所流的一条河,是我们潮汕人、潮州人的母亲河。后来,那些去到马来西亚槟城的潮州人都是单身的,怕自己死后没人拜,怎么办,就设立祠堂,立神主牌,所以叫韩江家庙。就是说潮汕人把他们的家化得更大了一些。在宗祠家庙里面,建筑只是一个载体,神龛才是家庙的灵魂。

修复过后的韩江家庙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同时也是世界上首个获得联合国大奖的潮汕祠堂。

现在其实很多人对宗祠没什么概念,一说到它就想到祭祖、祭神,但是宗祠背后的家族力量,不仅仅是这些,我知道很多海外的潮州人在远离家乡多年后,都会回到潮汕地区认祖归宗。

身在海外的潮汕人如此执着地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去寻找自己的亲人,其实就是这种神龛背后的家族精神,无论身在何处,都要自己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这就是我们今天介绍的这件国宝——金漆木雕大神龛在当下最重要的意义,需要用它去唤起一代又一代潮汕人,乃至中国人对于家族,对于血脉,对于故土,对于文化的认同感和传承意识。

所以神龛代表着祖先的精神,是我们潮州人凝聚一起的载体,我常常讲,我假如不保留我自己的文化,我要靠谁来保留呢?

我们都是华夏儿女,我们不保留自己的文化,要等谁来替我们保留呢?中国人,无论走到世界哪一个角落,身体里流淌着华夏文化的血液是不会变的,流落四方的部件,我们可以拼接成一个精美绝伦的神龛,四散在海外的潮州游子也可以凝聚在一起,将属于中国人特有的家风文化传承下去。

我们志愿守护金漆木雕大神龛,守护历史,守护血脉乡情。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金漆木雕大神龛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