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样式雷烫样

故宫博物院【一】样式雷烫样

——王菲/天津大学样式雷研究团队

(基于王其亨团队的努力,2007年“中国清代样式雷建筑图档”被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我在北京出生长大,对故宫的印象一直是亲切而神秘的,曾经无数次地来过,站在红墙金瓦内,很想知道几百年前,究竟是怎样的巧思,才能设计和建造出这样恢宏绮丽的建筑,我终于有机会一探其中的究竟了。

我们管这些建筑模型叫做样式雷烫样,是古代的设计师在施工之前做出来的模型,供给皇帝呈览。样式雷家族在清代两百多年的历史当中,设计了很多皇家建筑。——古建部副研究馆员 张杰

民以居为安,世界再大,修身齐家是一个民族永远不变的起点。故宫、颐和园、北海、圆明园,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深深地存在于每个北京人的记忆里。有些建筑早已不复存在,没想到时隔几百年,我们还能通过这些烫样,窥得些许它们当年的风采。

在清代康熙到宣统的二百多年时间里,有一个雷姓家族延续八代,主持或参与设计了几乎所有清代皇家建筑。其中包括圆明园、颐和园、天坛、中南海、北海、承德避暑山庄、清东西陵等等。他们制作的建筑烫样,得到了历代皇帝的青睐,而“样式雷”的名号,更是响彻整个京城。目前,中国六分之一的世界文化遗产,均打上了“样式雷”的烙印。

[前世传奇]

样式雷建筑烫样的前世传奇,就发生在民国间。当时中国刮起了一阵欧美风,无数西洋建筑是拔地而起,一座座传统木制古建却在逐步地消失。卯榫相扣,雕梁画栋,是否注定渐成为明日黄花?让我们跟随一位《大公报》的记者,去探寻这个答案吧。

今天是1931年3月15日,紫禁城自皇家宫殿变身为博物馆,向民众打开大门已有六年,据说在开放初期,故宫里到处都是被挤掉的鞋子。在偌大的京城里,唯有圆明园昔日场景,恐怕早已无人知晓,但《大公报》得到一个消息,营造学社的朱启钤先生,将在3月21日于中山公园,办一场“圆明园文献遗物展览”。这批文献遗物大部分来自样式雷家族世代珍藏。若不是朱先生全力推动,这些声名显赫的文献遗物,可能就要飘零四方了。但是我们真的能从这些遗物中,看到曾经的万园之园吗?

˙七十年前英法军攻我国都,圆明园付之一炬,奇耻大辱,断不能忘!

˙雷家八代人的心血,一代王朝荣耀啊,中国的古建筑可再也不能重蹈圆明园的覆辙了。

˙没错,这也正是我邀请先生来的原因,请。

˙雷家工匠先做烫样,御览钦准后才绘制施工图,我们这里还有大量的图档。

我曾经十分好奇为什么叫烫样?原来它们真的是烫出来的。以纸板、秫秸、木头为原料,用烙铁熨烫成型。这些烫样均可层层拆卸,打开烫样屋顶,便可看到内部梁架结构,彩画式样,上面还贴着一个个尺寸标签。

˙用灰打格,见方五丈,按格抄平。一直以来,欧美国家都认为中国没有所谓的科学建筑,一切不过是工匠们随意为之,这些烫样和图档,便是最有力的回击。从这些文献和遗物入手进行研究,中国古建筑复兴有望。

˙是的林先生。不过,我们还是需要借助日本人的力量。

˙这位是林徽因林先生。

˙这位是日本建筑学之父伊东忠太先生。

˙今日请二位前来,朱某是希望中日合作,一起研究中国古建筑。

˙雷家烫样和图档,鄙人也有幸得到了几十件,但是都没有这些精致。

˙中国古建筑皆是珍粹,但我们还有很多不足,今后还请伊东先生多多指教。

˙日本建筑文化从中国而来,捍卫中国古建筑,也是捍卫日本建筑在世界上的地位。

˙好,就让中日合作,共同捍卫中国古建筑。

˙关于合作我有一个条件。中方以研究文献为主,日方以研究遗物为主,可好?

˙伊东先生,你已年过花甲,实地调查工作太过辛苦,我们的法式组,可以完成这部分工作。

˙我曾多次来中国考察,中国古建筑破灭之大,简直令人震惊。恕我直言,你们中国人根本意识不到这些古文物的价值,而我们日本人,比你们更加了解中国的古建筑。

˙伊东先生,中国的古建筑,可不是几次实地调查就能轻言了解的。

˙可你们没有考古学,没有田野调查,更没有专业的摄影以及测绘技术的人,怎么完成实地考察工作?再说,我已经完成了一部《支那建筑史》,我比你们更有经验。

˙那是以前。现在我们回来了。考古学、田野调查,我们都会一步一步地学,我相信,这比伊东先生学习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和文化要容易些。

˙届时,还望伊东先生不吝赐教。

˙时局动荡,还请朱先生再好好思度。

˙朱某急性子,无需再思度。

˙好,但愿朱先生这份自信来得不勉强。告辞。

˙我们受制于人太久了。林先生,营造学社绝对不能只坐在屋子里,就让中国第一次古建筑的田野调查在今日立项。

˙好,思成即将回京,我们就当仁不让地做个开路先锋。

˙那就让我们用东方固有之文明,一起拯救世界吧。

中国古代营造工匠,创造了无数宫殿、庙宇、园林,但它们结构上的奥秘,造型和布局上的美学原则,在世界学术界面前,还是一个未解之谜。当民国最强之学术精英梁思成、林徽因、刘敦桢、杨廷宝、赵深、李四光、李济,齐聚于营造学社,解谜之时很快就会到来。

1931年3月22日,《大公报》天津版对此次展览进行了重点报道,引发社会的关注。一年后,中国营造学社走遍中国二十二个省,对两千余个古代建筑进行科学调研,实现了由中国人自己写中国建筑学的夙愿。

1931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的五年中,中国营造学社对当时中国大地上的古代建筑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和研究,其中很多数据至今仍然有着极高的学术价值,他们的研究为中国建筑史研究树立了典范。——甘肃省博物馆馆长 贾建成

样式雷家族和意大利桑加洛家族、日本中井家并列为世界三大建筑世家。意大利桑加洛家族称冠文艺复兴时期,日本中井家传承有十代之多。样式雷家族共传八代,横跨两百三十年的时间,主持设计了大量的建筑,均属于当时的杰作。——广东省博物馆馆长 魏峻

据统计,故宫博物院保存有样式雷建筑烫样81件(具),内容涉及紫禁城、圆明园、颐和园、西苑、清东陵等皇家建筑。这些宝贵的历史遗存对于研究中国古代建筑的设计理念具有重要的意义。——故宫博物院院长 单霁翔

[今生故事]

样式房掌案这个职位一直以来都是充满竞争的,只有能者才能居之,雷家之所以能有八代都做样式房掌案,是因为他们出众的职业技能,得到了皇帝和大臣的高度认同。雷家子弟代代相传,从小就要接受严格的建筑教育,掌握各项知识技能,也正因为雷家在样式房行业的出色表现,为他们赢得了“样式雷”的称号。

中国古代建筑的设计要因地制宜,与环境对话,与建筑对话。在古代建筑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画面——远处画面的核心被一个景框框着,这就是中国古代建筑的“过白”。它要关注人能够在游览行进的过程中看到一个完美的构图,这种设计是中国古代建筑设计所独有的。

样式雷家族如何给建筑选址——对于皇家陵寝的选择,既要遵照典礼之规制,更要配合山川之胜势,同时还要考量地质、地文、水文、日照、风向、气候、气象、景观等等环境因素。我们依着这些看看样式雷《清西陵全图》,典型的背山面水,前有照后有靠,每座陵寝中间都有轴线,轴线的方向是根据山向而定的。这张图里所有的陵寝都对环境没有太大的改动,看起来就好像从山里自然生长出来的一样。可以说这是“虽为人作,宛如天开”的伟大设计。

样式雷家族先进的地形表达方法,用一张纸描绘出精确的三维立体地形来。使用的方法叫“平格法”,“平”是指各个测量点与基准水平面的高低;而“格”的意思是计里画方,这是中国古代地图为准确缩小比例而绘制的一个控制格网,格网格子交点的位置,写着很多码子数,记录的就是当时测量出的高度。我们把二维平格图上的数据录入计算机建模软件,很容易就能复原出当时测量出的三维地形,样式雷家族就是在这个准确的测量地形图上,进行精细化的设计,最后制成烫样,反复推敲直到工程竣工。DEM(数字地面高程模型),核心原理和平格法完全一致,DEM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发明的,而咱们老祖宗的平格已经用了两千多年了。

样式雷设计手稿,不仅表达了建筑的平面,也把立面绘制出来,是三维的,是可以量取的。样式雷还把我们今天熟知的室内装修、家具和陈设全部画了出来,连烛台上非常细小的纹样,也都进行了描绘。

样式雷的建筑烫样,既可以看到外部环境,还能看到建筑本体,也能看到里面的装修和陈设,这也是为了解决建筑师和皇帝之间的沟通障碍。这些烫样甚至会摆到工地上,让参与工程的官员和工匠非常直接地看清将来建造的对象。

中国古代建筑处处都有设计。为了实现理想我整整跑了36年了,发现了大量的资源,这些资源不应该被我们今天遗忘,更不应该为后世子孙遗忘。我这几十年要做的工作,就是要把失掉的话语权找回来,把不了解的设计理念和方法找回来,把中国人的古建筑的尊严找回来。——王其亨

感谢雷氏家族的匠心营造,感谢营造学社的忠诚守护,更要感谢王其亨老师的团队,以学术为天下公器,让中国古建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

我们志愿守护样式雷建筑烫样,守护历史,守护世界记忆。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二季文案整理:样式雷烫样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