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起底网文盗版江湖

原题:起底网文盗版江湖:从手打团到自动化软件,谁在助推盗版发展?

来源:TechWeb


好看的小说看到一半,需要付费阅读,舍不得花钱又想继续看下去,怎么办?很多人选择去搜寻免费的盗版资源。因为需求的存在,盗版与网络文学的发展如影随形。

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泛娱乐版权保护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依然严重,当年中国网络文学整体市场规模127亿元,盗版损失达74.4亿元,占比超过58%。

截图来自艾瑞报告

阅文集团高级法律顾问朱睿龙告诉TechWeb,“网络文学盗版已经形成体系化规模化的利益链条。”专业的盗版网站采用技术手段进行盗版,借助搜索引擎等进行推广,然后通过海量用户进入站点带来的流量获取巨额广告费用,在这个过程中,中小型盗版网站与广告联盟甚至搜索引擎已经形成坚实的利益链,加之盗版技术的隐蔽化、地下化,使得侵权盗版行为有利可图,难以根除。

近些年,在国家相关部门的整治下,尤其是“剑网”专项行动的开展,一大批专业化的大型盗版平台被打掉。网络文学盗版的增长势头得到一定遏制,但盗版损失依旧巨大。

盗版者众皆为利来

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绝,主要原因在于付出和收益的不对等。掌阅科技副总裁吴迪向TechWeb表示,“盗版的成本低,获益大,导致有层出不穷的人想铤而走险去挣这个钱。”

据知乎上有网友分享称,盗版小说网站的建站成本很低,而且技术门槛不高。“随便在境外买个VPS或者独立服务器,搞个域名就能开工。”网站源码有免费资源,甚至网站的排版和设计也可以抄袭别的盗版网站。

在内容采集方面,主要有软件自动盗文和人工盗文两种,前者主要通过爬虫、OCR等软件技术,突破文学网站技术防御,从页面上抓取正版内容。后者则是盗版网站专门培育的一批以手打VIP付费文学为生的“网络打手”,也被称为“打手团”,他们通过手打的方式,将无法直接复制粘贴的网络付费文章输入文档传到网站上,并通过其背后的产业链,发散传播。

其中比较有名的一个手打组织为“破晓手打组”,曾是斗破苍穹吧的主要力量。网络作家圈子里常提到的“秒盗”,有些就是通过打手团实现的。中国作协会员、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月关告诉TechWeb,“作品在连载的时候,在正版网站更新不到两分钟,就能在网上看到几十万条盗版链接,无论采用什么防盗方式,盗版网站都可以采用人工手打的方式盗版,然后还会开发出电脑程序软件,直接进行盗版。”

盗版网站的主要受益来自广告联盟,通过海量用户进入站点带来的流量获取巨额广告费用。小编发现,在盗版文学网站中看小说,广告是无处不在的,还会出现其他网站的友情链接,以及弹窗游戏等。《北京商报》曾报道称,一家中型盗版文学网站的年收益至少在180万元。

国家版权局在“剑网2016”专项行动中通报的一批网络文学侵权案件也印证了这一点。比如,江苏苏州“风雨文学网”涉嫌侵犯著作权案中,张某通过广告联盟获利100余万元;广西南宁“皮皮小说网”涉嫌侵犯著作权案中,涉嫌侵权人通过广告获利,仅2014年3月至2015年10月,获利达150万余元。

谁助推了网文盗版的发展?

盗版网站是PC端和移动端用户获取盗版网文作品最主要的渠道,也是网文侵权的重灾区。随着互联网和新媒体技术不断发展,文库、贴吧、网盘、论坛、微博、微信等分享平台的网文侵权现象也日益严重。

吴迪指出,一些怀有非法目的的分享、存储类网站及App通过各种奖励手段,鼓励用户上传侵权作品,自己则躲在“避风港原则”的“保护伞”下获取非法利益,甚至有些网站、App伪装成分享、存储类平台或阅读工具,表面上看是用户上传的侵权作品,实则是平台运营方通过马甲号上传的。

“作者对这种盗版行为深恶痛绝,却毫无办法。”月关表示,“面对这种无力改变的现象,有些作者为了宣传自己的作品,还会主动与盗版者取得联系,展示亲和的一面。虽然回到作者群后,他会骂得比谁都狠。”

而在盗版网文的具体传播呈现上,搜索引擎发挥了重要作用,百度是最大的一个。事实上,在百度搜索网文资源的,大多也是冲着盗版去的。看的人越多,盗版网站的流量越多,也会增加它的百度权重。

据南方都市报此前的报道,百度曾在搜索设置上对盗帖行为进行推介,对于大多数有一定知名度的网络小说,在百度搜书名,首页即推荐该作品的贴吧,吧主会将最新更新推荐在首页,以吸引读者阅读未经授权的作品。

但这种情况在2016年迎来重大改变。5月23日,百度贴吧官方微博宣布,即日起发起全面整顿清查盗版内容行动,关闭数千个文学类目贴吧,待清查完毕后再向网友开放,其中,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等众多热门网文贴吧均被封停。

同一年,国内网盘倒闭潮开启,115网盘、UC网盘、新浪微盘、金山快盘、腾讯微云、华为网盘、360网盘等相继宣布关闭,关闭原因几乎都是“为配合国家有关部门积极开展网盘涉黄、涉盗版内容的清查工作”。

在相关部门的多方打击下,论坛、贴吧、网盘等占比下沉,但在总的盗版网文传播渠道中,还占据着重要位置。艾瑞报告显示,2018年通过网盘/云盘以及盗版资源种子站点两种途径下载盗版资源的用户都在40%以上。

维权中输的一般都是作家

月关将盗版称为“附在正规网站和作者们身上吸血”,因为作家个人时间和精力有限,也没有搜索证据的能力,在维权中几乎是无能为力。网络作家蓝白色曾告诉TechWeb,自己还遭遇过“有些读者在盗版网站看了更新,跑到我所在平台的评论区大骂”的情况。

而平台在打击盗版时也只能挑最猖獗的一两家去告,“比如有20家网站盗版了我的作品,平台可能协商到有2家下架,那还剩下18家,而且下架之后也可以再上传,并没有什么惩罚措施。”蓝白色如是说,对于一些小网站来说,平台只能发发律师函,也起不到根本作用。

在吴迪看来,网文盗版维权难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侵权主体身份、住所难以确定,为了隐匿身份,逃避监管,盗版网站通常不会做ICP备案,或者直接将网站服务器按在境外并注销境内备案信息;二是诉讼程序繁琐,且诉讼周期长,需要耗费很大的成本和精力;三是收益与付出不成正比,按照著作权法规定,著作权侵权案件的最高法定赔偿额为50万元,惩戒力度相对较低。从已有的司法判例来看,网络文学这块的判赔金额普遍比较低,并未参考《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原创作品每千字80-300元的标准。

对此,朱睿龙给出了相同的观点,他补充说,“部分极具意义的规章制度,如‘黑白名单’制度等,出台至今尚未涵盖网络文学领域,网络文学领域还需受到更进一步的关注和保护。”

尽管维权困难重重,但从近几年的一些维权案件中,已经可以看出一些网络作家维权的决心。2010年盛大文学状告百度文库侵权,南派三叔等22名网络作家发表了维权联合声明;2011年,韩寒、慕容雪村等4位作家起诉百度侵权;2015年,《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起诉苹果公司侵权。这些案件最终都是作家胜诉,其中江南诉苹果一案历时3年多。

如何有效遏制网文盗版?

网络视频、数字音乐、网络文学都曾是网络侵权盗版的重灾区,如今前两者的盗版情况已经得到有效遏制,会员付费情况表现乐观,目前会员付费收入已经成为爱奇艺的第一大收入来源,2018年全年爱奇艺会员收入106亿元,首次破百亿。截至去年第四季度,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达到8740万,腾讯视频订购用户达到8900万,腾讯音乐的会员数量也突破3700万。反观网络文学,则不容乐观。

艾瑞数据显示,2017年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占到整个中国网文市场规模的58.3%,远高于数字音乐的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如何有效遏制盗版成为平台企业的烦心事。

对此,朱睿龙和吴迪均认为,面对当今的盗版市场,仅凭权利人自身的维权是不够的,还需要行政主管部门以及整个互联网行业同仁的共同努力。

具体来说,在立法层面需要不断完善著作权保护的相关法律,增加对数字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权利保护的细节规定和惩罚性赔偿原则,加大对侵权盗版行为的处罚力度和侵权成本。同时细化和完善“避风港原则”。

吴迪认为,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判定某网络服务提供商是否适用“避风港”原则并没有清晰的界限,对同一案件事实,不同法院甚至会有不同认定,原因在于根据现有法律“明知或应知作品侵权”难以界定,法院只有参考作品知名度、作家知名度等因素自行定夺。细化和完善“避风港原则”,使网络文学著作权的保护有法可依,是加强网络文学著作权保护的重点。

在执法层面,需要政府部门加强联合执法,持续打击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行为。国家版权局联合工信部等多部门开展的“剑网”专项行动已经持续多年,在2016年开展的打击网络文学侵权盗版的“剑网2016”专项行动中收获颇丰,端掉顶点小说网、269小说网、风雨文学网、轻之文库等多个盗版网站,“剑网2017”行动中打掉了皮皮小说网和吹妖动漫网。

近两年,阅文、掌阅等头部平台已经建立起系统的检测处置机制,用于盗版维权。阅文还在业内发起了“正版联盟”,据朱睿龙披露,2018年一年,阅文集团成功处理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800万条。掌阅在2019年成功阻断侵权盗版链接230余万条,已起诉6个侵权主体,共40个民事案件,涉及50部作品,起诉金额达1600余万元。

得益于持续大规模反盗版行动的开展,以及移动端正版化渠道的不断开拓,移动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已经出现显著下滑,有分析认为,在集中治理下,移动端盗版损失还会继续下滑。PC端因为缺乏有效监管,盗版损失可能会出现一定反弹,但也不会呈现大规模爆发的态势。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起底网文盗版江湖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