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玉琮

【三】玉琮

——周冬雨/良渚遗址考古队队员

我已经数不清多少次在杭州看到这样的方柱了,里面是圆的,外面是方的,中间是通透的,相同的形状相同的纹饰,总是反反复复在这个城市看见。都说博物馆是当地文化和历史的缩影,我在浙江省博物馆中找到了答案。现在发现的玉琮中,这是体量最大刻纹最精美的一件,俗称“玉琮王”。图案中上面是神人,下面是神兽,此即“神人兽面纹”,是良渚文化的标志性纹样,图案精细,线条清晰。很多学者认为五千年前的玉琮是祭天祭地或沟通神灵沟通天地的用途。那些灵动的线条,鲜活的图腾,似跳跃的音符,似律动的生命,记录着良渚先民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我忘不了神徽上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它闪烁着勇敢坚毅的目光,刹那间的对视,我放佛看到了五千年前的良渚,那是一个充满希望快乐的时代,一个富有创造力的时代,那里有一群孜孜不倦、追求美好、矢志不渝、坚守信仰的良渚人,他们勇敢、创造、外拓、和谐的精神也一直传承至今,影响后世子孙。——周冬雨

上下五千年的起点之一就是玉琮的出土地–良渚,在现在的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良渚遗址内出土了成千上万见玉器,而这件玉琮形体宽阔硕大,纹饰独特繁复,被称为“玉琮之王”。它重约6500克,直径约17厘米,高8.9厘米,装饰性线刻细若游丝。五千年前并没有金属制的琢玉工具,这样的一件精致玉琮可能要耗尽一个玉工毕生的精力。琮体的四面四角都用浮雕技法雕刻了神人兽面纹,这是良渚人孜孜不倦描绘的永恒主题。

[前世传奇]

距今5300年至4300年的新石器时代晚期,良渚俨然是一个仓廪实而知礼节的理想国,三百万平方米的王城相当于四个紫禁城大小,但连续不断的洪灾击碎了良渚人原本富饶祥和的生活。面对灾难,国王父亲决定弃良渚向北迁徙,但女儿瑶坚决反对。瑶是掌握神权的大祭司且琢玉功夫一流,她坚信琢玉、通玉琮就能挽救良渚,父女俩争执不下。

·更大的洪水就要来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离开我们的家。

·父亲,只是因为一场洪水,你就要舍弃我们的家园吗?

·这水势一年比一年大,新修的水坝也抵挡不住了,良渚危在旦夕。

·父亲,再等等吧,你看看这些玉琮,玉工们夜以继日地琢,马上就要琢通了,到那时洪水一退,良渚就平安了。

·等不了了,这天象预示着更大的灾难就要降临,到那时,毁灭的是整个良渚。

·我不走!父亲,这几百天来,我没日没夜地琢这枚玉,就快琢通了,我是不会放弃的。

·这是我们的家,你看那是是我们曾经捕鱼的小溪,还有那边成片的稻谷和粮仓,只因它现在病了,你们就要抛弃它吗?

·可它已经不是以前的良渚了,连年的洪水泛滥病疫肆虐,再待下去,我们只有死。

·北上就会平安吗?那里有强悍的部族,贸然北上,定少不了一场恶战。当年造良渚城,大家都说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结果呢,咱们都做到了,宫殿、城郭、农田、粮仓、码头、水坝一应俱全,是何等的宏伟壮阔。咱们能缔造神话般的良
渚,也一定能抵御这洪水。

·你总说虔诚琢玉,神明就会给答案,这洪水就是答案?

·孩子,如果我只是你的父亲,我一定会留下来陪你等,但我是王,要担负着整个部族的兴亡,容不得半点闪失,北上虽胜负未卜,但总不至灭族。我是王,我不能只顾及着自己的女儿,不顾及族人的死活。整顿队伍,准备北上。

·玉琮终于琢通了!明年定是风调雨顺鱼米满仓!

·神灵啊,玉琮已经琢通,可你为什么依旧无动于衷,若是瑶做错了什么触怒了你,那请冲我来,请你放过他们。

·我明白了,其实神灵早就已经给我暗示了,强光穿过玉心瞬间变弱,那洪水也是一样,只要我把山口凿开一个豁口,洪水一分流,威力就立刻衰退。

考古学家勘探良渚古城遗址时,在外郭城西北角发现了一个大缺口,据推测这里原来可能是一处水面。良渚这片美丽的土地,孕育了古老的文明,诞生了迄今所知东亚最早的国家。而这件做工精美纹饰神秘的玉琮更是这辉煌文明的实物力证。

良渚玉琮的前世传奇是依据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浙江考古研究的成果,良渚的意思是水中的美丽小洲,这个小镇在杭州附近,山清水秀,如果不是1936年浙博馆员施昕更的偶然发现,我们很难把这个美丽小镇和中华文明的起源联系在一起。商周以后,玉琮就不那么常见了,后人在文献里能看到“琮”这个字,但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样子,良渚遗址玉琮的出土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件玉琮上面的雕刻融合了阴线刻画、浅浮雕两种技法,浅浮雕里又分层次,可谓是鬼斧神工。良渚文化最突出的文化就是玉文化,仅反山和瑶山两处墓地就出土玉器近六千余件,且工艺高超。良渚的玉器种类很多,有装饰品,有通灵玉,也有祭祀的礼器,其中玉琮是祭祀中最重要的礼器,“苍璧礼天,黄琮礼地”即指以玉璧祭天,以玉琮祭地,“比德于玉”“通灵宝玉”都是良渚玉文化最好的传承。

虽然按年代算,玉琮不算事最古老的,但是玉文化在这一阶段有了质的飞跃,不仅体量巨大而且发展出多种复杂的琢刻技术,能够做到在玉石上一毫米的装饰线内刻四五根线。虽然那个时候没有文字没有照片,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些玉想象五千年前的匠人无比专注的工作状态。从陪葬的玉器数量和精致程度可以断定玉琮的主人身份高贵,也许他和瑶一样对信仰有着执着和追求。

信仰的力量不可估量,中国人从来就不缺少信仰,中国人的信仰是由悠久的历史和博大的文化所造就的。

[今生故事]

在浙江杭州,玉琮无处不在,政府大楼、机场、地铁、银行标志、路灯造型都能看到玉琮的身影,它是中华文明五千年文明实物的力证,是浙江人的骄傲。

在良渚的任何一个时间与空间的交汇点都可能发现来自五千年前的故事,我们是在一个非常远古的国家的遗址上面工作,植物考古发现了种子堆了解古人的食谱与社会、动物考古发现良渚遗址中动物种类非常丰富、地质考古意在探索良渚人为了建造这座城走了多远的路。浙江是在1986年以反山发掘(玉琮出土地)为转折点掀起了中国玉文化研究的高潮,八十年代时,我们对于良渚的认识主要靠玉器来代表,到今天,良渚考古人在这块遗址上面发现了城、外郭、水利系统,我们对于良渚的探究永远在路上。——良渚古城考古队

这件玉琮的设计和制作堪称史前玉器巅峰之作,制玉的人耗尽毕生精力可能也只能制作这么一件,所以我们可以知道在良渚那个时候已经有非常明确的分工,那么制玉这些人就不可能从事日常的捕鱼、打猎、种稻子等等,有专业分工的前提就是良渚社会的物质基础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通过火烧后的碳化稻米推断良渚古城内粮食的存储量非常大,同时由于只在城外发现了水稻田的存在说明良渚已经有城乡之分。到目前为止,良渚遗址内一共发现了三十多种动物,家猪、圣水牛、黄斑巨鳖、鹿、水獭、野鸭等等,在个别动物身上发现的屠宰和肢解或烧烤的痕迹表明这些动物已经登上了良渚人的食谱。当时良渚人的交通主要靠水路,良渚古城的城墙带有八座水城门,类似今天威尼斯的模式,并且有了非常完备的水利系统。现在中国已知的最早的水利遗迹都江堰、灵渠、白渠、芍陂都属于春秋战国时期,大致的年代距今不会超过2500年,而良渚的水利系统距今5000年。

“玉琮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实物力证,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多年文明史的圣地”,这样高度凝练的话能够理直气壮地提出,就是来自良渚考古人孜孜以求地探索与发掘,是四代考古人前赴后继努力的成果。1936年施昕更先生在他的家乡良渚镇发现了良渚遗址;上世纪八十年代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前辈牟永抗、王明达先生发掘了反山遗址、瑶山遗址出土了大量的玉器,从这个时候开始,谈起中华五千年文明就再也绕不开良渚遗址了;近十年来,第三代考古人刘斌、王宁远老师发掘了城墙和水利系统,揭示了“中华第一城”和“世界第一坝”的宏大格局;如果说一千年前看北京,两千年前看西安,那么五千年前就要看杭州良渚。

五千年前的良渚先民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八十年的良渚考古,千淘万漉虽辛苦,然而吹尽狂沙始到金。是你们让这件玉琮熠熠生辉,让它成为一只望远镜,透过它我们就能看到中华民族璀璨文明的一个起点,让我们能够如此底气十足地告诉全世界我们究竟有多年轻——上下五千年。

守护玉琮,守护历史,守护玉魂国魄。

【良渚玉琮力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刻于其上的神人兽面纹显示了那个时代高超的技艺。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是一把注入了工匠精神的乐器,也是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中国哲学思想的最好体现。宁波“万工轿”是晚清到民国时期中国工匠精神的辉煌作品,花轿上两百五十个人物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想象。这三件文物的时间跨度大,共同展示中国工匠巧夺天工的成就,奏响了一曲延绵不绝的越地长歌。】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玉琮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