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

【二】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

——孙淳/国家级非遗古琴艺术项目传承人丁承运/浙江省博物馆工艺部主任范佩玲

我喜欢古琴的音色,空灵、深邃,累了听一听,心会变得很宁静。琴棋书画,琴居首位,这张唐代的古琴,已经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了。古琴被视为中国文化的象征,可以说每个中国人心中都住着一位剑胆琴心的侠士,他们如剑一般刚毅坦荡,如琴一般的圣洁超逸。从伯牙子期的高山流水、司马相如的凤求凰到嵇康的广陵绝响、陶渊明的无弦琴,于琴人而言,琴是乐器更是可以倾吐心声的知音良友。一千多年来,有多少人拨动了“彩凤鸣岐”的丝弦,抚琴人是悲是喜是为相逢还是辞别呢。——孙淳

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是一张流传有序的唐韵重器,它是唐代著名的斫(zhuó)琴大师雷威制成的。着一身朱红色的长袍,配以十三枚贝壳镶嵌而成的长链,身形呈波浪曲折对称,就像晚霞万千变化给人带来无尽联想,故而称之为“落霞式”。也许是高歌的时候引来无数的凤凰齐鸣,于是就有了“彩凤鸣岐”这个美好祥和的名字。

[前世传奇]

唐朝玄宗年间,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雷公说的就是唐代斫琴大师雷威。众多王侯将相文人墨客都以庋( guǐ)藏一张雷公琴为荣,这“累粉儿”中有一位身份尤为特殊,他便是开元盛世的缔造者“音乐家皇帝”唐玄宗。唐玄宗谙通音律酷爱曲法艺术造诣颇深,岂料“安史之乱”爆发,盛世之音戛然而止。在蜀地避难的唐玄宗于悲愤绝望中突然听到一曲玄妙之音。

·老先生,您挥手琴弦间,我如听万壑松。

·弹琴,只为悦己,不为娱人。若是心中有所诉,自己抚琴便是。

·先生的琴为何只有五弦?

·此琴乃开元二年斫成,本也是七弦具备,可是去年六月乙未,六弦七弦突然断裂,续上又断断了再续,如此往复,终究不成。

·六月乙未?(那不是我们离开长安的日子吗)

·听曲当听弦外音呐,先生以断弦为题,恐也是认为朕苟且偷生弃长安入蜀,亲自断了君臣之义。

·这六月乙未,可悲之日啊。

·巴山惆怅无际,方肠断处,风铃悲切,人间最苦伤离别,更那堪,玉魂永湮灭。

·此为何曲?

·依此夜此景,便称之为《雨霖铃》吧。

·曲美词更美。

·恐怕也只有先生认为它美了,若让世人听来,也不过是靡靡之音,亡国之声。

·若是能自持,管它靡靡之音还是钧天广乐。

·先生这是要去哪里?

·上山取琴木。

·为何在深夜取材?

·这时候最静,能听见树本真的声音。

·先生快看,这株桐木不错,树干笔直,粗细适宜。

·这里本来就有泉石环绕祥云笼罩,理应是块良材,可惜树心已经被侵蚀了,又因为常年藏于深山不易察觉,现在是纹理稀疏千疮百孔了,用它制琴,这声音一定空而不实。

·树都能听得懂琴音,安禄山史思明那两个逆贼,朕为何不能早早地察觉,朕就如这株朽木,已全然无用,任它自生自灭吧。

·不尽然,不尽然。你听…… ·这树心竟然完好无损?

·对,只因它树根强劲,雷霆霰雪也只能侵蚀它的外表,用它制琴,音雄劲旷达千百年不变。

·这参天大树你说无用,这明明是棵枯木,你却当宝?

·这树没死,它还有救?

·是。

·这树没死,它还有救。今日虽有逆贼喧嚣乱世,但数十万将士正在浴血沙场卫我大唐,五千万子民忠心不渝固守家园,就如这苍劲的树根深扎土壤,死死地拽住风雨飘摇的大唐。他们尚能如此,朕的这点痛苦算得了什么,怎能躲在这深山之中呻吟。听先生一曲,如醍醐灌顶。不知朕可有幸珍藏此琴?

·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王者,若德神俱在,凤,必回鸣于岐山

此一别后,玄宗在蜀地整军欲平定叛乱,公元757年九月,唐朝将领郭子仪收复长安,十月,玄宗返回长安,雷威被玄宗封为“琴待诏”。后人秉承“选良材 用意深 五百年 有正音”的祖训,制琴事业延续百年闻名天下。

前世传奇是根据琴身的铭文题刻和唐代“安史之乱”时候唐玄宗入蜀避难把雷氏琴人封为“琴待诏”的史料记载合理虚构的。这张琴是民国古琴泰斗杨宗稷先生“半百秦斋”的第一琴,杨先生在琴背后龙池的四周题刻了他对这张琴的赞美和鉴赏。故事中《雨霖铃》的词牌是唐玄宗李隆基所创,据《明皇杂录》记载,在“安史之乱”之后李隆基从四川返回长安的栈道上由于风雨交加,就想起在马嵬坡和杨玉环的悲惨经历,他就在途中吟诵着《雨霖铃》。古琴是非常符合中国古代文人特点的一种乐器,古代有“士无故不撤琴瑟”这种说法,说明琴是文人非常亲密的伙伴,通过古琴来修身养性齐家治国。

雷威做琴从来不墨守成规,别人做琴一般选材用桐木,他选松杉木,经常在寒冬腊月畅饮一番,穿上蓑衣戴着斗笠进山,树林环绕,闭着眼睛听风吹树木的声音,当树木发出绵延悠扬的声音,就选它。这张七弦琴就是松杉木,大概就是雷威用雪山听松的方式万里挑一选出来的,难怪琴声音柔韵长、圆润细腻、余音绕梁、回味无穷。

[今生故事]

古典神话小说《封神演义》里有“凤鸣岐山”,说的是在周朝兴盛前岐山有凤凰栖息鸣叫,人们认为凤凰的出现是源于周文王的德政,是周朝兴盛的吉兆。以这四个字命名的唐代古琴居然也传奇地经历了一千三百多年,而且现在依然能够鸣奏。

“开元二年提名在,千二百载刹那空,落霞仿古神女制,如敲清磬撞洪钟”,这是民国古琴第一人杨宗稷先生在其所著的《琴学丛书》中对“彩凤鸣岐”的记述,成为了一个年轻人对它最初的向往。四十年过去,当年的年轻人已是享誉国内外的古琴大师,向往了多年的呼唤,来自一个玻璃展柜里。2006年浙江省博物馆邀请他与成公亮先生为“彩凤鸣岐”与“来凰”两张古琴做鉴定,并在四年后举办了一场以“凤凰和鸣”为主题的古琴演奏会。馆藏千年古琴作为演奏乐器,海内古琴艺术界巨擘齐聚,音乐会一票难求。不为孤山论剑,只为湖畔抚琴,复苏与相遇的欣喜都蕴含在了这穿越千年岁月的琴声里。

从小就知道这张琴,过了几十年以后,有幸参与鉴定杨时百(杨宗稷)先生的十四张藏琴,太兴奋了,这是几十年的夙愿,激动的心情很难用语言来表达。第一次亲手弹奏这张古琴的时候,它的声音很奇特,用行话讲叫“圆转如意”,你想要出什么样的声音加什么力量下去,它就能够给你什么样的声音出来。——丁承运

时间长了,古琴背面会出现断纹,这是琴名贵的象征,只有超过二百五十年以上的古琴才可能会出现这种断纹,介于小流水断(蛇腹断)和牛毛断之间,部分琴有冰纹断。琴出现断纹以后,声音更加松透,穿透力更强,手感更好,懂行的人都希望自己的琴是一张断纹琴,都希望有一张断纹琴。诗句“削圆方竹杖,漆却断纹琴”就是讽刺不懂行的人。

在普通观众的认知里,这张“彩凤鸣岐”都已经放在博物馆里了,它就是国宝,应该是越少动它越好,它的被演奏令人难以置信,起初甚至连文博界也没人相信。但是过去经常有琴家对我说中国有太多太多的传世好琴都被博物馆收藏了,与世隔绝,不能弹拨也不能听到古琴的声音,令人惋惜。浙江省博物馆认为,古琴作为普通文物展示是不够的,声音才是古琴的灵魂。当年杨时百先生收藏“彩凤鸣岐”也是作为普通的乐器收藏和利用,只有在弹拨中才能发现问题并及时维护,所以中国的古琴才能成为世界上流传最悠久的到现在还可以正常使用的乐器。——范佩玲

给“彩凤鸣岐”上丝弦是非常有难度的事情,首先每根弦大约有十几公斤的拉力,整张琴上完丝弦后的张力大约两百斤;其次是将声音恢复到当年杨时百先生所记“一二弦如洪钟,六七弦如金磬,四弦五徽以上如羯鼓”。由于普通丝弦达不到理想的效果,浙江省博物馆专门邀请香港的黄树志先生,用宋元的古法,用真丝研制出来的太古琴弦不断摸索与尝试,终于听到了 “彩凤鸣岐” 清润亮丽的声音,达到了《琴学丛书》描述的效果。

我们能感受到古琴家们对古琴发自内心的真挚的爱,也感受到了浙江省博物馆的大智大勇,感谢双方为国宝活起来、为彩凤再鸣岐山做出的努力。

守护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守护历史,守护高山流水。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