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皿方罍

【三】皿方罍

——黄渤/王嘉/湖南省博物馆文物保管部主任廖丹/长沙美术馆馆长谭国斌

作为一个演员,我塑造过很多角色,不论是幽默的还是悲情的,就如同博物馆中数百万文物,天然,无需修饰。——黄渤

初出茅庐,我在演员的道路上努力探索,勇于突破自我,时刻坚守执着,和这里的文物一样,外贸与内涵共存,才能脱颖而出。——王嘉

有人说皿方罍的造型跟装饰风格类似于商朝的宫殿和宗庙建筑,也有人说它造型及装饰生动,纹路栩栩如生,整体雄浑庄重,富丽堂皇。它全器以云雷纹为地,上饰兽面纹、夔龙纹、凤鸟纹。罍的下半部是“缶”字,是盛酒器,多用青铜制造,有圆形和方形两种。皿方罍是迄今为止出土的方罍中最大最精美的一件,堪称“方罍之王”。“皿”则源于皿方罍器盖与器身铭文的第一个字,器盖上有八字铭文“皿而全作父已尊彝”,器身上有六字铭文“皿作父已尊彝”。这是商周时期很有影响力的皿氏家族,也许当时他们身负着某种使命,带着皿方罍从中原南迁,这便是皿方罍—中国晚商青铜器鼎盛时期的代表之作。

[前世传奇]

皿方罍的前世传奇横贯了整个动荡起伏的二十世纪,1919年湖南省桃源县,当地村民在山坡上挖出了一件青铜器,五年后为了让儿子继续学业,该村民将其中的器盖充作学费,却被校长认出其为商代太庙古物,再寻器身时,才知它早已被古玩商人抱走。从此,器盖辗转国内,而器身竟流落海外于巴黎现身……

20世纪30年代 法国巴黎
卢芹斋:你是我不可多得的大宝贝。
器身:这是哪儿啊?
卢芹斋:这里是浪漫之都,法国巴黎彤阁。
器身:法国?巴黎?
卢芹斋:对,距那动荡的中国是越来越远了,不好么?
器身:你是谁啊?
卢芹斋:鄙姓卢,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我不可多得的大宝贝!
器身:正是因为不可多得,所以你得送我回家。
卢芹斋:当今之中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在这儿,你才能得以保全呢。
器身:你是中国人吧,你知道什么叫落叶归根吧。器物也一样,我的根扎在中国三千多年呢,我离不开。
卢芹斋:知道么,这外国人他喜欢你啊,卖给他们,你才更有价值。
器身:价值?我不是钱,我是“方罍之王”!
卢芹斋:就是啊,所以在外国人眼里,你才能更值钱。
器身:外国人,难道上天安排我现世就是为了讨他们的欢心?还是说成为你这种人手中把玩之物?
卢芹斋:但若是没有我,你们这些文物怎么会被天下所尽知,没有我,你们的文化和文明怎么会被世界所了解呢?
器身:就算天下人都说我了不起说我珍贵又怎么样,我还不是远离了我的亲人我的土地我的国,我还不是被交易被漂泊。早知如此,我和弟弟宁愿再埋它个五千年一万年,此时出来干吗?举目山河在,我们兄弟却天涯沦落。
卢芹斋:这不重要了,你是我的大宝贝。

20世纪30年代 中国湖南
器盖:哥,你到底在哪儿,为什么这么大的国连我们都保护不了,我就想不明白了。我早就名声大噪,全因那年长沙《大公报》的报道,但是也因此,引来了驻军团长周磐的觊觎到了他的手。所托非人吧,但我好歹也算是平安,可是你呢哥,你过得还好吗?

20世纪80年代 日本新田栋一家中
器身:从国再到巴黎,后来我又来到了日本,先是被浅野梅吉收藏,1050年新田栋一接手,这一待,到如今已三十载。
新田栋一:快来看,这是我刚从伦敦佳士得拍回来的方形盖。
器身:这不是我的。
新田栋一:我知道,无论是形状还是颜色皆不符,但权当器盖吧。
器身:兄弟,你也跟家人走散了吧,唉,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弟弟在哪儿啊。

20世纪80年代 中国湖南省博物馆
器盖:哥,现在国泰民安了,我早在1956年就被收藏在了湖南省博物馆,再无担忧也再无焦虑,唯有期盼等你回来,等你回来啊,哥。

20世纪90年代 日本新田栋一家中
器身:我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可1992年上海博物馆馆长马承源先生到访,见之我身上的铭文,他话一出口,我忽地热血上涌,
新田栋一:厉害啊,马先生说你的原盖竟然在中国的湖南省博物馆。
器身:真的?
新田栋一: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要立刻飞往湖南,亲眼见到它。

20世纪90年代 中国湖南省博物馆
器盖:你是谁啊。
新田栋一:你真的在这里,我的器身与器盖,终于可以合一了!
器盖:器身?你是说我哥?
新田栋一:我终于如愿以偿,就像找到了失散四十多年的孩子,太幸福了。
器盖:不,幸福的是我,哥,我们终于能相聚了对吗?

20世纪90年代 日本新田栋一家中
器身:我是在做梦吗?新田栋一从中国回来后,湖南省博物馆馆长也来看我,我和弟弟真的可以重逢了吗?
新田栋一:当然啦,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购回器盖,
器身:购回器盖?在日本合一啊?
新田栋一:我已经这个年纪了,等待这一刻已经很多年了。
器身:我知道您非常珍视我,可是对不起,我想要的并非如此。
新田栋一:重逢,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器身:不,我更想要的是回家,对,我要的不光是与弟弟相依,而是回家。
新田栋一:只要团聚,哪里不是家呢?这有什么不一样呢?
器身:不一样,真的不一样。我在那片土地上被皿氏家族铸出,他们从中原南迁,你可知道为什么他要一路带着我呀,就是因为无论在哪,我就是这个家族真正存在的印证。这些你所钟爱的铭文、这种种纹饰,对你们外国人来讲无非是中国的青铜技艺多么的登峰造极,可是你可知道,这每一个字每一个线条其中蕴含的故事,可都是在告诉我们后人祖先曾经崇拜什么信仰什么靠什么活着,这些对中国人来说很重要,所以我要回家,唯有回家才不枉我们兄弟苦等三千年呐。

2001年 中国湖南省博物馆
器盖:哥,今年已经是2001年了,我每天都数着日子过,就盼着你回家。我听博物馆里的人说新田栋一家族把你委托给了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我们中国人也要去,上海博物馆和保利艺术博物馆正在筹措一笔巨款。上天保佑,保佑这一次我和我哥真的能团圆。

2001年 美国纽约佳士得春拍
青铜埕:hello!Bonjour!Hola!
器身:你好啦个熟么你好啦,你哪来的你?
青铜埕:你也是中国的?老乡!我是商晚期的青铜埕。你呢。
器身:我是罍,咱俩岁数差不多吧。
青铜埕:我在拍卖会上见过的青铜器可多了去了,可是罍好像还真没几个,而且器形都比你小,纹路也没你漂亮,你不便宜吧。
器身:你便宜啊?
青铜埕:怎么说话呢,我也不便宜,当然了,没你贵。你叹什么气啊,我跟你说啊,咱们青铜器现在可紧俏了啊,肯定都能卖得出高价。
器身:我就是想回家。
青铜埕:回哪儿啊,中国啊?
器身:怎么?你不想回家呀。
青铜埕:兄弟,我这个过来铜可得好好劝劝你,别痴人说梦了。回家?出来的我看过不少,回去的真没有。
器身:我就想要回个家怎么就这么难呢。
青铜埕:兄弟,想开点吧,咱们就只能认命。
器身:认命?不,我以前差点认命,可老天爷都没放弃我也不能愧对祖宗啊,这次回不了我下次回,我等,我就不信我回不了家见不到我弟!
青铜埕:哟,你还有弟弟呢,哦,你的器盖。
器身:至少你还完整呢。
青铜埕:完整又有什么用,我那其他几个兄弟姐妹啊,自打在乱世中重见天日,就没了天日。(青铜埕成交!)兄弟,我得走了啊,新主人那可等着呢。see you later!
器身:保重,希望下一次我们在中国见。
青铜埕:Maybe~

这次拍卖会上,皿方罍以924.6万美元成交,创下了当时中国青铜器拍卖价格之最,可惜,夺标者却是位法国人。2014年,器身再度成为拍卖品,收藏界群雄毕至,媒体宣称,这将是一场最为激烈的“罍王之争”。

[今生故事]

皿方罍虽然是在湖南出土的,但是它是从中原过去的一种器物,从器盖到器身都有铭文,确定是皿氏家族的。皿氏是商代非常有名的一个家族,到目前为止只出土两件带有皿字的青铜器,所以显得尤其珍贵。西汉时期,罍已经成为了王公贵族们争相收藏的对象,在当时也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皿方罍线条纹路刚柔并济,器盖的形状与古代一种古老建筑的屋顶很像,叫作庑殿,上面还有类似于锋利的钩戟一样的装饰,非常少见。青铜罍在古代流行的时间非常短,又是方形的方罍,就更加稀少罕见了。这么漂亮的宝贝,器身和器盖竟然分开了那么长的时间。2014年,这个器身再次出现在了拍卖场,中国人又去了,而且这次成功地拿回了皿方罍器身,但是过程可谓一波三折,用惊心动魄来形容也不为过,其中有两个人对推动皿方罍的回归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4年6月12日,在位于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举行的皿方罍器身交接仪式上,一只与皿方罍器身颜色完全不同的3D打印器盖被放到了皿方罍器身上。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证据,用来证明当时在湖南省博物馆收藏的皿方罍器盖和漂泊在外近一个世纪的皿方罍器身是同一件器物。这次纽约之行的重要事情之一就是模拟盖身合一,然而由于湖南省博物馆内收藏的皿方罍器盖属于一级文物,出境手续繁杂,而且时间紧迫,所以用3D打印技术代替。当器盖模型打印出来交到馆长手上的时候,已经是在前往美国航班的当天了。盖身合一的拍卖会结束之后,佳士得拍卖行认为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请求湖南省博物馆把3D模型留在了美国。

从1993年几位老馆长在日本新田栋一先生家里见到器身为止,到2014年皿方罍终于回到祖国回到湖南那一天起,我们所有人为之付出努力的人足足准备了十五年,所以见到器身那一刻,我们都感到非常知足非常欣慰。期间我们与新田栋一先生一直都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联系,也想促进在上海新加坡等地举办合体展览,但是都没有成功。2001年,由于新田栋一先生个人的原因,这件器身又一次摆上了佳士得拍卖行,但是很可惜被法国买家拍走,比当时中国的出资价高出了大约四成左右。——廖丹

很小的时候经常去省博参观,就知道这个事情,当它再次出现的时候我也是非常激动,因为我觉得它最好的归宿还是湖南,做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存在图名图利,漂洋过海,完罍归湘——谭国斌

2013香港佳士得秋拍,我第一次见到皿方罍器身,当时被它纹饰之美、器形之大、纹饰之繁复所震撼。之后我听说皿方罍器身将在2014年3月于纽约佳士得再次进行拍卖,我非常着急,担心再次被外国人买走,所以立刻飞回湖南为皿方罍器身回国做准备。五千万美金是卖家同意洽购之后对我们开的价钱,当时想要继续拍卖程序的话,有可能拍出更高的价钱,所以避免拍卖程序是最稳妥的办法。经湖南省政府出面,由湖南广电为主,湖南六家企业共同出资筹款。

在卖家还没同意洽购的时候,为了统一全球华人的战线,得到全球华人的鼎力支持,全球华人收藏界所有的朋友对佳士得写了一封公开信,信的结尾处写道“烦请贵公司促成此事,同时,我们谨向全球华人藏家呼吁:恳请海内外华人藏家在拍场中以大局为重,万勿以个人好恶哄抬价格,期待全球华人藏界和衷共济,为后世子孙计,促成此次国宝回家的盛举,成就中华收藏的又一佳话。”

为了降低国宝回家的风险,避免进入一种不可控的拍卖程序,我们选择了洽购这样一种方式,为了能让洽购顺利进行,企业又进行了资金的筹集,全球华人、民间的收藏家们也集体行动起来了,这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对我们自身文化遗产的重视,是我们中国发出的声音,温和却很坚定,这一切作用下,皿方罍的世纪回归之路终于完美的画上了句号。

记得在拍卖会的当天当佳士得宣布皿方罍器身已经洽购成功,不再参与本次竞拍的时候,在场所有华人收藏家欢呼声雷动。谭国斌当时不在现场,他在付定金,每签一次名字,就感觉近了一步,刷一次卡是一程路。这不是花钱的爽,是一种让国宝回家来心里的踏实。

谭国斌是完罍归湘的发起人,如果背后没有湖南省博物馆的支持,没有全球华人收藏家的齐心,没有六家湖南企业慷慨捐款,这件事办不成。正因为有方方面面的努力,我们才能完成。

2014年6月21日下午,流落在海外近百年的皿方罍器身与留在了国内孤苦伶仃近一个世纪的器盖终于合二为一了,终于我们团圆在了自己的故乡。

我们知道文物在国外被称作Art,就是艺术品,而在中国,文物之所以称作是文物,就是因为它身上铭记了我们老祖宗的历史,它是有灵魂的,它是一种信仰,它承载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让流散在海外的国宝回家是所有中国人长久以来难以释怀的情结,近年来已经陆续有一大批的海外流失文物回到了中国人自己的家里,中国人的自信心也正在回归,正因为有了这份自信,让我们看到了国民日益增强的国宝守护意识,和一个国力日渐强盛下的大国底气与实力。

守护皿方罍,守护历史,守护上古血脉。


湖南省博物馆三件文物充分体现了华夏民族的宇宙观和人生观,辛追墓T形帛画中的辛追,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西汉人的精神世界图像,让我们能了解华夏民族天人合一的思想源泉,从这时开始,我们的民族开始走出鬼神的束缚拥抱自然。长沙窑青釉褐彩诗文执壶是我们感受到唐朝人们热爱和享受生活的情趣,他们对人生的态度开始释然。皿方罍出生于一个崇敬祖先和鬼神的时代,体现了我们民族崇祖敬畏自然的信仰。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是我们这三件文物在古代中国对这句话所做的最好诠释。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皿方罍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