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万岁通天帖

【三】万岁通天帖

——宁静/辽宁省博物馆艺术部主任董宝厚

中国书法艺术高古奥妙,但是王羲之的名号,你一定听过。从北宋时期开始,王羲之的墨迹就不易获致,时至今日,真迹早已不复存在,能让大家感受到书圣气象的就是这件《万岁通天帖》,也叫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卷。它钩摹精妙,历经千年岁月流转至今,完整地保留了王羲之的笔韵和灵魂,有“下真迹一等”之美誉。据说第一幅和第二幅是王羲之本人的,第一幅叫《姨母帖》,他的姨母去世,他写信问候姨母家人,以表达非常痛心的心情。原文中“痛”字的字体庄严,完全体现了悲痛的感觉。第二幅《初月帖》看上去就有了有潇洒的感觉。王氏一门擅书,此帖更是集王羲之、王献之等王氏七人的书法摹本,世间仅此一件。这份摹本也是经历各种磨难流传下来的,很多人以为王羲之还有真迹存在,对摹本不够重视,包括乾隆皇帝起初对这件作品也不是很重视。而我们现在能够有幸看到的这件作品,要得益于另一个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一代女皇武则天。

[前世传奇]

故事就发生在公元697年,那时武则天从大唐的皇后,变成为大周国的皇帝已经有七年了。她从当朝宰相王方庆手里得到了王羲之、王献之等王氏一门的书法真迹,甚是喜爱,常邀大臣一起赏帖。身为王羲之第十一代后人的王方庆,献出了祖传的法帖之后,内心又一直忐忑不安,同朝为官的狄仁杰,察觉到他的苦楚。经过一番商量,两人决定,要把王氏一门的十卷墨迹珍宝请回王家书阁。

好一番慷慨风骨啊,一个要保祖上清誉,一个要重同仁之义。

弘文馆已将王氏一门法帖全卷钩摹完毕,没有误摹之笔,连原作纸边破损处也都钩摹分毫不差。

是否有辱王氏家族?臣之荣光。是否有辱天下文士?臣之狭隘。

二位此行的目的,朕早就看出来了。其实,朕就是想看看琅琊王氏百年的风骨是否还在,怀英你替朕解忧之忠之真是否还在。书圣先贤百年不散的神采气韵,它不应该只属于朕,应该属于天下文士、百姓。朕得帖那一日,便特招弘文馆技艺最高的工匠,用上等的黄蜡纸双钩填墨,以求流传(来人呐,将原贴归还王大人)。大周的繁荣昌盛需要王大人这样的一脉相承、延续千年的世家大族,也需要像狄大人这样耿直中正、勤勉自强的人才。朕不可能万岁,终究归于一石一土。沧海桑田,能延绵不息薪火相传的还是这中华文脉啊。

[今生故事]

前世传奇故事的来源是《新唐书》、《旧唐书》对王方庆献帖的记载,武则天登基后极力搜求王羲之家族的法书墨迹。王羲之的墨迹在东晋时期已经比较稀少,到唐代就更加珍贵。就王羲之目前传世的法帖来看,唐摹已属凤毛麟角,这件法帖来源非常可靠,钩填非常精到,且有明确的钩填年代,所有因素一一集中在一件作品中的,只有《万岁通天帖》。万岁通天年间,狄仁杰和王方庆同朝为官,当时武则天权倾朝野,群臣中敢于直面进谏的人不多,《资治通鉴》里记载狄仁杰死后,武则天痛哭,说“朝堂空矣”,主要是指她与狄仁杰之间的信任程度。王羲之的真迹现在基本上没有传世的,都是唐代的摹本,还有一些拓本。关于唐代的钩摹本,除了北京故宫的《兰亭集序》、上海博物馆的《上虞帖》、台北故宫《快雪时晴帖》等存世量非常少。辽宁省博物馆的这一件《万岁通天帖》把七人合为一卷,内容非常丰富。对于我们研究王羲之的行书,对于后人学习王氏书法的风格,体会其精髓都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帖子。武则天的艺术修养相当深厚,尤其酷爱书法艺术,擅长“飞白书”“行草书”,深得王羲之的精髓。因为她喜欢书法,在她当政期间,涌现出了许多书法家,擅书成为入仕的一个重要条件。

我是业余书法爱好者,崇拜王羲之,我特别理解看到一幅好字的那种心情,那种爱不释手的感觉。武则天当时面对的是王羲之的真迹,她当时的心情应该是很澎湃的。可是大家不理解武则天,甚至害怕武则天会像太宗皇帝把《兰亭序》带到坟墓里一样将《万岁通天帖》占为己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武则天完全可以以帝王的权威去占有这个字帖,但是她却没有夺人所爱,胸襟非常开阔,很了不起。这副法帖是很忠实的临摹,甚至钩摹出了原作的缺损,时间也赋予了它独特的印记,上面还有唐代到清代收藏的记录,有名家题跋,有两次火烧的痕迹,它就像是一位经历丰富的老者,缓缓地好像要向我们诉说什么。我想这一定是神形兼备的临摹功力和种种历史的机缘共同造就了《万岁通天帖》的传世价值。——宁静

可以给后世留下一个临摹的《万岁通天帖》,为中华文化的流传立下一个汗马功劳,这就是一代女皇武则天对中国书法的一个贡献。我们的每一件国宝都记录着文化流传中的千年沧桑,每一件国宝背后都讲述着一段动人传奇的故事,这些故事从未随着时间而逝去,从过去一直讲述到今天。

我国历史上每逢大乱,必有书画国宝被毁或流失。《万岁通天帖》在朝代更替和战乱中幸存,因为一段段跌宕起伏的经历而更富有魅力。1922年溥仪开始假借赏赐皇弟之名,从故宫偷偷地运出了大量的字画和古籍,这些精中取精的珍品,既能为溥仪笼络人心也能买卖用于保命,这其中就有《万岁通天帖》。这批国宝跟随溥仪一路辗转来到长春伪满皇宫。1945年日本投降,伪满洲国土崩瓦解,溥仪仓皇逃出,国宝们被遗忘在了一栋不起眼的小白楼里,哪知当时的伪国兵乘虚而入,大肆抢夺洗劫,很多的传世名作在争抢中被撕毁,身首异处,无法还原。一时间,大量的文物在长春街头以麻袋论价,有的被倒卖出国再也无法收回,有的被送进灶坑化为灰烬。千年文明的传承就这样毁于瞬间。天佑国宝,《万岁通天帖》在这场文物浩劫中幸存,几经流传,它安然无恙地掩埋在一堆部队用的作战地图和计划档案里,静静地等着人们去发现。1954年,时任沈阳军区副政委的周桓同志在军事地图和档案中发现了《万岁通天帖》,他将其转交到当时的东北博物馆,也就是今天的辽宁省博物馆,收藏至今。如同千里马需要伯乐一样,文物也需要一双慧眼,识得它的价值,从而让它得到应有的保护。

文物普查,就是以国家的名义对中国古代书画进行系统的、大规模的整理。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大概有三次:第一次是在九百多年前的宋徽宗时期,第二次是三百多年前清朝乾隆嘉庆年间,第三次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由杨仁恺老师和其他几位老先生完成。这一次的文物普查被文物界称为史上最难以复制的壮举。

1983年6月,文化部文物局经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正式成立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这是一群至今无人超越的书画鉴定大师。当时的专家组平均年龄超过六十六岁,他们用自己的双脚踏遍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历时八年,跨越25个省市自治区,走进208个书画收藏单位,每天平均鉴定120件作品,为61596件文物正名。谢稚柳、启功、徐邦达、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谢辰生,中国古代书画巡回鉴定组,鉴千古书画,正中华文脉。

杨仁恺老师从六十九岁鉴定到七十六岁,这八年,杨老付出了太多太多的辛酸,他的一只眼睛接近失明,另外一只眼睛高度近视。正因如此,杨老总戏称自己叫做独具慧眼。常常看到杨老伏在书案上,额头几乎碰到案子了,用高倍放大镜鉴定书画,看论文,特别地让人心酸。杨老写过的鉴定笔记有六十本,大约有240多万字,相当于一代鉴定宗师给我们后人留下的一套宝贵的百科全书。

我曾向杨老请教国宝鉴定有无诀窍,杨老听后大发雷霆,杨老说鉴定这件工作找诀窍是行不通的,年轻人做学问就不能走捷径,这种人生态度和思想是有问题的。即使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我现在仍然心有余悸。——董宝厚

今天辽宁省博物馆所有的工作人员共同继承了杨老的一个心愿——好好保管这些存留下来的文物,让国宝在他们的手里不再沉浮。让国宝不再沉浮是我们博物馆的历史使命,是所有文博工作者的信仰。这件国宝可以说是九大博物馆推荐文物中为数不多的书法作品,可谓是万里挑一。

中国书法特别奇妙,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在写字,唯独中国把它发展成了艺术。即使现在大家越来越多地使用电脑、手机,即使年轻一代对书写的兴趣已越老越淡,书法艺术也不会消亡。就像宁静老师看到王羲之的书法,一千三百多年了,她还是特别激动。书法就和我们的黑头发黄皮肤一样,是我们文化基因的一部分,当我们需要书法艺术的时候,其他的东西不能替代,我坚信我们对书法艺术的热爱会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我们有始终致力于寻找散失国宝的有志之士,也有杨仁恺先生这样求真务实、治学严谨的国宝鉴定者,更有我们的博物馆文博工作者世世代代的守护。就是这样一群一群的人留给后人伟大的遗产,让我们在当今世界继续感受并继承最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

(节目中董宝厚提及《国宝沉浮录》,作者杨仁恺)

守护《万岁通天帖》,守护历史,守护笔墨乾坤。


辽宁省博物馆的三件文物,为我们展现了中华民族瑰丽的艺术文脉和具有北方民族特色的生机活力。

宋人摹顾恺之《洛神赋图》融合了我国古代文学史和绘画史上两位巨匠曹植和顾恺之的艺术精华。

铜鎏金木芯马镫是中国军事技术改革对世界文明的重要贡献。

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卷上承魏晋书法精华下启唐宋书法高峰,承载着华夏文明“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的坚韧和隽永。三件文物充分体现了古代中国多民族多元文化融合的图景,正是由于这样的交流才组成今天多民族大家庭,为我们的国家发展提供生生不息的动力。

赞(0)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万岁通天帖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