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好
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洛神赋图

【一】宋人摹顾恺之《洛神赋图》

——陈晓/中国美术学院插画与漫画专业教师叶露盈

热门IP改编的现象其实自古就有,《洛神赋图》就是改自三国时期文学家曹植的名篇《洛神赋》。《洛神赋图》的作者是东晋时期画圣顾恺之,整幅画作描绘的是曹植和洛水女神的爱情故事。邂逅、定情、殊途、分离、怅归。画中人物优美动人、栩栩如生,演绎的爱情凄美哀婉、惊世骇俗。《洛神赋图》原作已失佚,宋人摹顾恺之《洛神赋图》是原作的摹本之一,是公认时代最早的摹本,北宋人所作。

[前世传奇]

三国时期,文学仙才曹植行于洛水之上,梦见一丽人心生爱慕,与之言好。哪知船身一抖,美梦破碎。梦醒时分,文思激荡,挥洒写就千古名篇《洛神赋》。近二百多年后,东晋一代画圣顾恺之,感其赋之华彩,叹其情之哀婉,决定绘一幅长卷与仙才有一番神交。数月过去,顾恺之却迟迟无法为画中的曹植洛神点睛。有人就着急了,他破画而出,《洛神赋》未结之情、未了之愿,穿越时空、奇幻上演。

画画就和吃甘蔗一样,得从不甜开始吃,慢慢品,这样才能渐入佳境(顾恺之吃甘蔗的故事是成语渐入佳境的由来)。画形容易画神难,不懂子健洛神之情怎能轻易下笔呢。《洛神赋》情兼雅苑卓尔不群,自秦汉起能称得起“仙才”的唯有曹子建一人。他与洛神相遇相知相恋,最终却碍于人神殊途而分离,如此百转千回,跟他的人生几乎是一样的。生来通透坦率,苦闷嗟叹而终,世人只看子健才思怎知他的志向与苦愿。

·世人都说顾恺之“才绝”“画绝”,我看装起傻来也是一绝,身处乱世,恐怕只有痴黠参半才能明哲保身吧。

·没想到知我者竟是自建。

·论知遇,子健不如长康万一。长康仅凭一篇《洛神赋》便读懂子健心中所想,神来点睛之笔,让子健破卷而活。

·快与我说说洛神的心境,说不定我能把洛神点活,与你相见。

·这么久了,我忘了。

·忘了?子健与洛神之情凄美绝伦,怎么可能轻易就忘了。

·忘了就是忘了,不必多问。

·子健是忘了,还是不想见。

·说不定她已经放下了,我又何必去打扰她。

·若是她没有放下呢?

·她真的会来吗?

·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

·你可知 思卿不见 难赴黄泉呐。

她初见时对着我笑,有两个甜甜的酒窝,我也对着她笑。我不敢说话,就拿出我的玉佩表明我的心意,她懂了,同样举起了她的玉。她很高兴,我知道她在等我,可后来我犹豫了,碍于身份。她就那么远远地站着什么话都没有说,没有怨恨,只有静得吓人的哀伤。然后她哭了,眼睛里再也没有当初的光彩,我没想到,那竟然是我们的最后一面,难怪她眼睛里带着诀别。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如今一见子健,才知道,最苦的便是这求不得、放不下。

附:火爆全网的背景音乐《仙才叹》歌词(第一段子健唱仙,第二段洛神唱才,第三段合叹)

(第一段)
风拂寒川 洛水边 惊鸿现 云月羞颜
青丝微绾 明眸善 遥相看 魂绕梦牵
奈何流言 却步换离人怨
思卿不见 嗔痴醉眠
枕梦坠旧年消遣

(第二段)
铜雀台前 仙才现 众生叹 惊涛一片
同根相煎 七步难 东归鄄 勿痴勿念
隔川无言 纵使殊途情难断
轮回喋喋不休的梦魇
只身空挂牵 薄云长夜忆断流年

(第三段)
一别成恨缘断难续苦难见
泪叹人事飞远 鬓白羞无言
恨不尽鸿雁南去几番思怨无处衔
酒入喉 割破泪眼
一别成恨缘断难续苦难见
苦嗟相思成怨 酒尽泪不干
此生已残 等繁霜散却孤月寒
缘未起 已灭

[今生故事]

顾恺之是东晋时期的大画家,画技精湛,在历史上有“才绝、画绝、痴绝”的美誉,“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迁想妙得,以形写神”,这些关于画的理论影响了中国绘画史。隋唐以后一些大家的画中都能够看到顾恺之的画技和画风。他擅长人物画,对人物画有独到的理解。他认为人物画重在传神,传神重在点睛。其名言“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之中”意在强调画中点睛的重要性。现在我们看到的《洛神赋图》都是摹本,辽博的这本是附文和画面同时呈现的,是最精彩的摹本之一,看起来非常生动。曹植文才卓绝,在《洛神赋》中采用了许多精美绝伦的词汇来赞美洛神的美貌,譬如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气若幽兰、凌波微步等等。曹植命运不济,与其兄曹丕有政权之争,在《洛神赋》中与洛神的爱情也没有修成正果。但是他依然屹立于文坛的巅峰,成为后世的偶像。一代文俊曹植创作《洛神赋》,一代画雄顾恺之创作了《洛神赋图》,这样两个跨时代的大家结合,可谓是文学之美和绘画之美的巅峰之作。

两千年前的洛水河畔,曹植和洛神凄美的爱情故事,穿越时间的长河感动了顾恺之。两千年后,一个90后女孩提笔作画,用自己的方式重现了这幅《洛神赋图》。

叶露盈出生在90年代,视顾恺之为高山仰止般的偶像,在创作漫画版《洛神赋图》之前,花了半年时间翻阅了相关的典故,从一幅《洛神赋图》到《山海经》、《庄子》、《抱朴子》再到中国千年文化,为其打开了一个完全崭新的视野。她曾经研究的课题是“东方传统经典绘本的现代演绎”,是将类似《洛神赋图》这样的作品画成年轻人容易接受的样子,因此她创作了漫画版《洛神赋图》。之所以选择创作《洛神赋图》是她经历过“有理想而不达”的心境,与曹植的心情有相似之处,被洛神赋的故事深深打动。赋中曹植对洛神的美,对中国古典故事的诠释,都做得淋漓尽致。而且顾恺之在《洛神赋图》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很多诗句被描绘得十分有意思,画中的生物都可能是来自于《山海经》《抱朴子》之类的典籍。画家就是要发挥自己的想象去创造无限的可能

中国画有“以线造型”的特征,山水花鸟人物画都离不开“以线造型”,顾恺之的线被形容成“春蚕吐丝”的高古游丝的描画法,其线条运用非常流畅,行云流水,仅用线条就可区别出水纹和衣褶,以及不同的质感。叶露盈的创作也是基于“以线造型”,也想尽可能的传达出中国自己的东方韵味。

中国传统绘本和普通的漫画很不一样,顾恺之是用山作为情节与情节之间的隔断,自然过渡。例如将现代连环画或漫画的每一页撕下来,再将每张图拼到一起,把图与图之间的方框去掉,用山、水和空间代替方框在整张画面中的地位和作用,这样读起来非常流畅而且又像是一张非常完整的画面。

在诠释洛神的形象时,曹植的原文形容洛神是“云髻峨峨,修眉联娟”,描述她的头发高耸入云,长长的眉毛又细又弯,听起来她就像一直在水中徜徉。顾恺之总是把眼睛留到最后才去点,因为眼睛是人整个身体里面最有灵魂的一个部分,通过眼睛可以看到人身体里面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光芒。叶露盈的画本里,有一个以鱼代曹植之眼的设计,这灵感也是来自曹植的原文和她对曹植的另一种解读:曹植刚刚到洛水河畔一人行走,“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意思是低头看,没发现有什么不一样,一抬头,却发现景象完全不同了,看见一位美丽的女子站在山岩之旁,而他的马车夫却似乎看不到洛神,于是请曹植描述洛神的样子,所以曹植借鱼的眼睛看到了洛神的世界。

我在创作《洛神赋图》之前,在国外学习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离开我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以后,我才慢慢找到我自己真正的归属。现在我仍然在读古籍,这真的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滋养我整个的创作生涯。——叶露盈

叶露盈不仅给我们讲了《洛神赋图》的很多故事,还讲了年轻人需要多读古书,需要多从古代文学中汲取营养的事实,如果今天在场的年轻观众,你们回去能找《洛神赋》读一遍,这期节目就没白来!

《洛神赋图》代表了中国古代画家的创作高度,也代表了我们传统文化的强大基因。希望越来越多和叶露盈一样的年轻人,能从传统文化中发现新的价值,创造新的时代艺术高峰。

守护宋人摹顾恺之《洛神赋图》,守护历史,守护妙笔丹青。

赞(2)
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推荐 » 国家宝藏第一季文案整理:洛神赋图
分享到: 更多 (0)

留言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付宝扫码领红包支持读书推荐!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